旱榆树图片(山榆图片)


和胡建洲上山,是在一个上午。

前一天晚上,宁夏石嘴山一带难得下了一场透雨。雨后的天空高远瓦蓝,浅灰色的贺兰山似被谁擦过,清晰、巍峨。

皮卡在王泉沟那条碎石遍布的道路上颠簸。有的地方路很窄,刚刚允许车子过去。伴随着车轮的碾轧声,能听见道路基石流泻的声音。我和同行的老李抓着头顶的拉环,神经绷得很紧。胡建洲则目视前方,神情轻松,整个人和车子一起起伏着,像是车子的一部分。他边开车边向我们解释,说这条路原来很宽的,封山后走的人少了,风吹雨淋,有的地方就坍塌了。

也难怪他这么轻松。自2019年矿区停采、回填治理到现在,每天他都要在这条路上来回奔波。他要看他们种在这里的草籽是否发芽,看栽进去的火炬树和红柳哪个更耐旱、更耐碱,看好不容易成长起来的苗木是否缺水……事实上,如果再向前漫溯,他在这条路上走过的时间更久。

他当年是王泉沟煤矿的副矿长。这里曾分布着多个采煤区,王泉沟煤矿是其中之一。那时候,这条路要宽阔得多,也热闹得多。漫山遍野都是人来车往,高大的双桥车一辆一辆在道路上穿梭,乌金般的煤炭从这里出发被运往各地。

那时候,这里的天空是灰暗的,随便一股风刮过去,带起的都是微细的黑色粉尘。

这样,胡建洲就有了两个颇具反差的身份:矿山治理前的副矿长,现在的护林员。当年他是开矿的挖山人,现在他是绿化的守山人。

车子颠簸、回转、攀爬了好一段时间后,终于在一处平台停了下来。

胡建洲身材高挑,行动敏捷。也许是在大山里待得太久,他话不多,问一句说一句。途中我们看到一个宣传牌,居中写着“贺兰山王泉沟生态修复工程”几个大字,下面一边是工程介绍,一边是绿化示意图。我大概扫了一眼,这里的总绿化面积超过两千亩,其中栽培生态防护林约八十亩,其余位置分南区和北区播撒草籽。

天更蓝了,空气洁净,视野开阔。那经过回填、削平、覆土的一层层台阶状若梯田,呈现出润泽的黄褐色,与远处干裂的土灰色山岩形成了很强的色差。对情况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在贺兰山东麓植树,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那里都是石头山石头地,山高风大、干旱缺水,种树得先植土,种活一棵树比拉扯大一个娃都难。

交谈中,我知道了胡建洲老家在山西,父亲是支宁来到宁夏的。说话间,我们走到一个深坑前,水面和我们相隔四层台阶,每层台阶高十米,也就是说那个坑在我们脚下四十米深处。坑里有翡翠般沉静碧绿的一潭水。胡建洲说,那是当年开矿时挖的坑,费了很大劲,一挖开就渗水,结果那个坑一吨煤都没采上来过。他们管这潭水叫“鸳鸯湖”,以前水里有一对鸳鸯,后来不见了,现在还有一群野鸭咧!

一说起山上的事情,他的话明显地多了。

在这么高、这么旱的山上,要植树种草,土从哪里来?水又从哪里来?听到我的这个疑问,胡建洲呵呵笑了,他指着右前方的一面山崖,让我仔细看。我手搭凉棚望过去,那面山崖显然被机械挖掘过,碎石闪烁的断面上,有多处倒三角形的黄土嵌在岩石之间。

“方圆多少里都没有黄土,偏偏在这座山上有,好像有人专门放进去的!”他感慨着。至于水,他指着“鸳鸯湖”说,他们在湖边装了水泵,基本可以保证正常的灌溉用水。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燃料资源紧缺,父辈们在这座山里发现并开采出了煤炭;现在,我们要填矿、植土、绿化,这里又发现了黄土和水源。贺兰山,你的胸怀是多么宽广呀!

我们所在的那个平台,应该就是工程示意图中说的种植生态防护林的地方了。一片一人多高的红柳林郁郁葱葱,前面还有一长溜矮矮的火炬树。路两边种着旱榆树。

我问胡建洲,为什么每块地的树种都不一样?他说有试验和优选的意思,土质的碱性很大,到底哪一种树更适合,还在摸索中,目前看种植红柳的效果最好。目光再向周围延伸,应该就是示意图上说的南区和北区,那些地方播撒过草籽。猛一看,还是荒地。细看,其实已覆盖着似有似无的绿色烟岚。

说实话,这里植被的数量和茂盛程度,和我之前的想象是有距离的。来时的路上,我有意无意幻想过林海汹涌、绿荫蔽天的景象。但站在那些顽强而坚韧地生长着的植物面前,站在一说起草木言语都温软了的胡建洲面前,我感到了自己的肤浅。是啊,如果绿化贺兰山是那么容易的事,我们又何须此行?

我正想着,迎面走来两只灰黑色的岩羊,一大一小,小的在前面,蹦蹦跳跳很轻灵,大的一步一步踩得坚实而稳健。“环境改善了,沟里的动物多了起来,岩羊最多。有两只岩羊不怕人,大的带着小的,好像就是它们。”胡建洲这么说的时候,小羊径直走了,大羊在我们前方五六米的地方回首张望了一下,漆黑的眸子闪出一丝光亮。它不慌不忙地走出很远后,钻进红柳林不见了。

那两只羊,和胡建洲一样感知着这山间每一抹绿色和生气。它们用从容、善意和繁衍报答着这座山的深彻变迁。

胡建洲把我们送到来时的停车点时,已过了中午。我问了他一个我一直想问的问题:从挖山人到守山人,心里是啥感觉?他眨眨眼说,啥感觉?以前是靠山吃山挖山,现在是为了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这里面成色肯定不一样啊。说完,他钻进车子,踩一脚油,向着大山的方向又回去了。

望着远处高耸陡峻的贺兰山,我知道,那里不是只有一个,而是有成千上万个胡建洲,正在默默地培植和守护着大山。贺兰山的绿色,正如烟岚般一点一点升腾起来。

在那一片烟岚中,我仿佛看见了无数和胡建洲一样的绿化人、守山人,正把青春和信念浇灌在草木之上。《 人民日报 》( 2023年04月19日 20 版)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百科学社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755934052@qq.com,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