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刃游戏宣传片


第二章 再战大西北 第四十九节 演练

  第四十九节 演练

  对于汪军这名优秀的狙击手,队员们虽然嘴上不说可从满脸的微笑上可以看出,是打心眼里喜欢,尤其是司马绝口不提更换狙击手的事情。

  下午,我组织队员们进行了四个小时的高强度小队合练,主要是为了让汪军尽快的融入到小队中间。合练总体来说还是顺利的,虽然配合不默契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毕竟是一次好过一次。临近收操的最后一次合练,队员们的配合几乎达到了完美的地步,整个小队的动作如同一个大脑指挥的四肢,清晰顺畅,行云流水般的完成了一次突击营救演练。一直在操场边看我们训练的林大,满意的给我们鼓起了掌。

  汪军身上好像有大李的影子,不论是阵地的选择还是开枪的时机以及对首要目标的判断,都和大李有几分相似,所以很快的融进了司马小队。队员们也放心的把后背交给汪军,并且汪军还有了队员们送的绰号“牛皮!”,在猎豹就是这样不怕你嚣张,就怕你没有本事!

  在训练中汪军爆发出的能量让我不可小视,这个小子体力充沛心理素质极好,开枪的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每每都会在最需要狙击手的位置上自动出现消除危险。

  对于汪军,虽然在经验上还显得有些稚嫩,但我满意的无话可说毕竟谁也不是天生的优秀。可是在操场上陪了我们一天的林大还是有些不放心,悄悄的交待孙参谋几句,孙参谋满脸坏笑的跑了。时间不长,警通连全体着作训服不佩带军衔携武器,被孙参谋跑步带到操场集合。

  林大把汪军叫过去给了他三发红色染色弹(又称演习弹),指着战术操场上的永备堡垒群说道:“你去那里自由选择阵地,五分钟后,警通连会向你发起进攻。我命令你在警通连到达四百米轻武器火力压制线前,找出指挥员并‘消灭’掉!”

  “是!保证完成任务!”汪军毫不犹豫的提枪跑进堡垒群。

  五分钟后,警通连一声不吭的准时发起攻击。应该是孙参谋事先交代好了得,警通连的连长、指导员、副连长统一抱着步枪分散在三个排里随队冲锋。

  按照预案,指导员率三排侧翼迂回;副连长率二排正面冲击;连长率三排及炮班、连部对堡垒群火力覆盖后,紧跟二排进行第二波冲击。

  一时间,炮声隆隆;枪声阵阵,演习弹炸起的白烟笼罩了堡垒群。梯次配置的六挺95机枪“突突”的打响了,副连长隐藏在二排中间,咬着炸点跃出战壕开始冲锋。

  侧翼迂回的三排一声不吭闷头急进,正面二排分成六个小组跟着六挺机枪,不停的跃起、卧倒,交替掩护着滚轴前进。两个突击方向发展的非常快,逐步接近400米线,连长立刻指挥着一排和机炮班的三门60毫米迫击炮,一挺88式5.8毫米重机枪跟进。这场“火力秀”表演的非常出色,警通连的连长耿峰不无得意的回过头看看林大的表情。

  “靠!有病,就一个狙击手,耿大峰竟然搞了个连进攻,奶奶的小题大做!”警通连的表演,让我有些为汪军担心。看着耿峰得意样子我凶狠的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耿峰不屑一顾的把他的拇指向下比划了一下。

  汪军隐蔽在堡垒群里一枪不发,二排、三排双双越过了400米线。我有些焦急起来,不由自主的举起望远镜观察着堡垒群。

  警通连指导员指挥三排的三个班,一个班继续向堡垒群的后背迂回,一个班向战壕锋线突击接应正面突击的一排,他带着一个班直奔连接堡垒群的交通壕准备活捉汪军。老实说,警通连日常的训练可不含糊,就这一通冲击,一般的步兵连根本招架不住,一个连的兵力摆出了四个冲击面,每个面都是主攻方向,这一切没有优良的战斗技术是完成不了的。这群家伙在我们猎豹不显山不露水,可是放到任何一个步兵团准保是一个响当当的优秀连队。

  警通连的队形还在逼近,我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突然,堡垒群正面火光一闪,汪军开枪了!威胁最大的侧翼三排攻势立刻一顿,正在指手划脚的指导员胸前被带上了一朵“大红花”,不好意思的提着枪退出了战斗。优良的素质显示出来,失去了指挥员三排不退反进,马上恢复攻击前进的速度。正面,副连长指挥着三个战斗小组停止冲锋,原地进行全方位火力掩护。他带着一个战斗小组刚刚跃起,转移到战壕末端的汪军探头一枪,副连长一屁股坐在地上沮丧的看着胸前的“大红花”。

  警通连的战士抓狂了,各种弹药疯狂的战壕末端所有隐蔽位置倾泻。刚跃出准备线前进了几十米的连长,马上缩在队伍后面低声指挥着三排及炮班、连部就地展开,火力掩护二排继续冲击。

  汪军完全被压制住了,警通连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在有五十米就可以跳进堡垒群的第一道战壕。警通连的连长笑了,得意的回过头向我挤挤眼。汪军突然在第一道战壕里露头了,枪口焰一闪,连长的头盔上立刻爆出一朵鲜艳的红花!

  “妈的!熊兵!”连长脸上得意的神色不见了,一把把头盔摔在地上愤怒的骂起来。

  演习的目的达到了,林大端着望远镜继续看着堡垒群,没有下达停止的命令。气坏了的警通连战士们乘机“嗷嗷”叫着冲进战壕抓“俘虏”。完了,汪军肯定会被“按摩”一番。我有些担心的举着望远镜等着汪军被警通连的战士抓出来。

  出乎我的意料,堡垒群的战壕中连声闷响,升起一团团白色的演习手榴弹爆烟。警通连战士大呼小叫的从战壕中跃出来,据枪向堡垒群左翼扑过去。时间不长,汪军被警通连的战士扭着胳膊架出来,他的迷彩服扯破了,前胸和项部被演习手榴弹染得通红。

  一丝浅笑悄悄的爬上林大的黑脸,他举着望远镜头也不会的对警通连连长说:“耿大峰,你的警通连至少包销了一个班!妈的,你这个连长是怎么当的?丢人现眼!”

  “他、他耍赖皮!他违反了演习规则,说好了直打指挥员的!”警通连连长脸上挂不住了,满脸通红的跳起来嚷嚷着:“谁允许他使用手榴弹的?”

  林大放下望远镜嘲笑说:“妈的!对付一个狙击手,你他妈的不也用连属火炮了吗?还有脸说,练为战!懂吗?演习就要从实战的角度出发,回去好好反省反省!”

  连长不说话了,愤怒的眼神扫来扫去,把战士们吓的扭过脸去不敢看他。

  完了!警通连的战士今晚有好瞧的了。我有些余心不忍的对耿峰说道:“老耿,战士表现的不错,只是接触狙击战术少一点。有时间,我让汪军配合你们演练几次……”

  “少给我说风凉话!”外号叫耿疯子的耿大连长又疯了,我撇撇嘴不理他了。

  拼命挣扎的汪军,被一群身上满是红点的警通连战士扭到林大面前。汪军不服气的叫道:“我已经阵亡了,他们应该把我抬过来!”

  “他违反了演习规则!”“他使用了手榴弹!”警通连的战士立刻反唇相讥。

  “立正!”孙参谋喊了一嗓子,乱糟糟的队伍立刻安静下来。

  林大顶着汪军的眼睛一声不吭,把汪军看得发毛的时候才说道:“谁允许你使用手榴弹的?”

  “报告林大:没有人不允许我使用手榴弹!”汪军真是够牛皮,除了司马和我,这是第一个新豹敢不正面回答林大的问题。

  林大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走到操场边上的时候头也不回扬扬手喊道:“解散!部队带回!”

  警通连连长狠狠的剜了我们一眼,带着部队走了。汪军挠着头看看林大的背影困惑的对我说:“头儿,我做错了吗?为什么林大生气了?”

  “生气?你‘干掉’一个连的指挥员,他会生气?”我笑着拍拍汪军的肩膀说道:“知道他为什么不会头吗?他是在偷笑!”

  “真的?”汪军不相信的问道。

  “真的,林大就是这样,他越喜欢你对你就越严厉!”司马走过来‘恬不知耻’的说道:“林大比较喜欢我,所以经常‘熊’我!不过,当了‘官’以后好多了!”为了证明他说的对,还对我来了句:“是不是啊?头儿!”我撇撇嘴没理他。

  吃过晚饭,三辆改装过的黑色奔驰S600型轿车开进营区停在大队部前。这三辆车明显是花大力气改造过的,车厢换成了A8防弹钢板,内衬全部是凯拉夫尼龙,车窗最新型的金属丝防弹玻璃贴有单向透明的太阳膜,轮胎也换上了防穿刺轮胎。叫上司马、张杰、小许开车出去兜了一圈,车重虽然增加了几百公斤但跑起来没有一点涩感,很容易冲到了250公里的最高时速,加速性依旧保持在0-100公里4.8至5秒之间,看来发动机也是经过改装的。

  有了这几辆好车队员们挺高兴,不过唐志勇带来的敌情通报让我又暗暗担心。据我们抓到的司马义•瓦尔姆交待的材料,国安局的同志突击了驻在国贸写字楼的一间公司,利用搜到的资料在天津塘沽港找到了偷运武器入境的两只集装箱。但是只扣住了混有重武器的箱子,另一只装有轻武器的箱子已经空空如也了。而且,贼心不死的“东突”死硬分子深感身单力薄,刺杀大阿訇有些力不从心,竟然散布消息悬赏两千万美金要大阿訇的命。虽然,国际上知名的雇佣兵组织不想与中国为敌没有回应,但几个不知死活的小型佣兵组织在他们的驻地悄悄的消失了。今天在广州、深圳、上海等地发现了他们的入境记录,国安局已经调派警力追踪布控。

  队员们对于有雇佣兵参与刺杀早有心理准备,虽然对雇佣兵队员们始终是看不起,但为了防止万一我们还是加强了火力。每个人随身携带了一支02式9毫米滚筒装弹冲锋枪和一支92式5.8毫米手枪。天气热,衣服穿得少,92式手枪还好说,可是四十公分长的02式冲锋枪挂在身上太显眼了。我们只好穿上一件厚衬衫遮挡一下。忙完这一切,小许抱着一堆单兵战术电台扔到车上说道:“头儿,电台好了,A、B频道是我们内部加密通道,C、D频道可以和警察的对讲机通话,已经通知队员,你的指挥台放在首长车上。”

  八日清晨六点我们准时出发。还是老规矩,小许、马纯新随我驾驶首长车居中;张杰、王官宾随司马驾驶前导车开路;钱东海、汪军、猴子、马亮平四个人驾驶尾车。三辆车成纵队驶出营区,三分钟不到按捺不住的司马把车速提到了160公里。幸好车是中央警卫局的,路上执勤的交警看了一眼车牌照,一边放行一边连忙通知下一个路口,一路绿灯,把司马兴奋的一路大呼小叫!

  七点三十分到达首都机场,一辆守在路口的警车鸣了一声警笛,引导着我们直接把车开进了员工区。大约一个排的武警,排成一列人墙在停车场里隔离出一块我们专用的停车场。

  车停稳,我看了看四周的情况,通过电台说道:“小许、马纯新随我去接机,其他队员原地待命!”

  “明白!”随着队员们的回报,我跳下了车。

  一队刚刚下飞机在机场警察“护送”下离开的空姐,在隔离线外停住脚步: “哇噻!酷哥呀!”

  “这么年轻就当大官了,看看有好多保镖!”

  “他们有枪啊!”

  ……

  头都被吵大了,我狠狠的瞪了一眼小许,看着他把02式冲锋枪卸下来扔进车里,逃跑似的随我跑进了大厅。

  整个候机大厅已经做好准备,旅客中间明显的可以看出有不少的便衣在活动。各个出入口都有着便衣的武警把守,他们的衣服里鼓鼓囊囊的明显的携带着武器。全副武装的机场特警中队,留在服务区通往大厅的通道内戒备。看见我们走进来,特警们不服气的向我们翻着白眼,我装作没看见,这也怪不得他们谁让我们又‘抢买卖’了呢。

  在众目睽睽之下总是有些不自在,我低着头打开电台说道:“全体注意,电台调至‘C’频道。试麦!”

  耳朵里听着队员们“1、2、3、3、2、1”的试麦声,我低着头在特警中间穿过,快到门口的时候,一个身着黑色城市作战服的特警拦住我的去路,劈头就是一句:“听说你们‘猎豹’这次是全程警卫?”

  抬头一看,原来是机场特警的中队长刘洪兴,我们是老相识了。他原来是在武警反劫机部队服役的,转业后留在北京又干上了老本行,看着他愤愤不平的表情我答非所问的说道:“哎呦,这不是老刘吗!怎么又准备披挂上阵哪?”

  “靠!少废话!回答我的问题!”刘洪兴快四十岁的人了,愣头青的脾气一点没见改。

  “是啊,怎么了?”我笑着说道:“命令有变化?”

  “变个屁!”刘洪兴一点领导的样子也没有,粗鲁的说道:“你们‘猎豹’不累吗?什么事情都插上一杠子!”

  “靠!你是怎么混到中队长的?常识都不知道!”我推了他一把说道:“我正事还忙不过来呢,你以为我干保镖有瘾!这是上级的命令,懂不懂!老大!”

  “靠!什么‘活’都是你们‘猎豹’的,还要我们干什么?”刘洪兴沮丧的让开去路,一屁股做到靠墙的椅子上,点上一支烟狠狠的吸着。

  我很理解他的心情:“老刘,这是干嘛!不是抢你的‘活’!我们的任务的性质不同,你们是拯救生命的,我们是消灭生命的!”

  刘洪兴吐出一口浓烟,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活,挺扎手?”我点点头,刘洪兴扭头看看他的队员说道:“当初真他妈的应该进陆军!”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了句:“职责不同,有了你们市民才有安全感!看到我们部队上了街,老百姓只会恐慌会以为敌国入侵了”!

  “那你们今天就不要上街了,把任务交给我们得了!”发泄了不满,刘洪兴的心情好多了,笑着说道:“小心!顺利!”

  带着队员走进人声渲沸的侯机大厅。唐志勇手里拿着一个对讲机和一名中年男子并肩迎上来,中年男子虽然身着便衣但走起路来挺胸抬头,双臂有节奏的摆动,看得出这是一名军人。

  “鸿中队,你们来了!”唐志勇递给我一份班机时刻表和乘客名单说道:“‘老板’一切正常,九点钟会准时降落。”

  我接过乘客名单草草的看了一眼问道:“机上有我们的人吗?”

  “有,不过是中央警卫局的同志,‘猎豹’在新疆有任务实在是抽不出人来!”唐志勇边走边指指中年军人说道:“忘记介绍了,这位是中央警卫局的段卫国,是机场警卫力量的总指挥!”

  “你好!我是‘猎豹’大队的鸿飞!”

  “你好!合作愉快!”大概是经常接触首长,段卫国有些刻板不善言谈,客套了一句,就不说话了,眼睛习惯性的左右巡视。

  唐志勇把我们带到一个空无一人的侯机区停住了脚步,从这里透过落地窗可以看见专机将要降落的跑道,出机口在我左手三十米的位置,地形不错!

  闲聊中,时间过得挺快,唐志勇的对讲机里传来塔台的呼叫:“塔台呼叫警卫一,‘老板’五分钟后到!重复:‘老板’五分钟后到!”

  “警卫一明白!”唐志勇回复了塔台的呼叫,转身对我说道:“走吧,我们去接‘老板’!”

  话音未落,侯机大厅的人群突然骚动起来。一大群打着各式各样欢迎大阿訇标语的人,急匆匆的向大阿訇的出机口奔过来。

  “怎么回事?谁走漏了老板到达的时间!”唐志勇恼怒的喊起来。

  “一号方案,隔离人群!”段卫国看来对这种突发事件早有准备,面无表情的对着对讲机喊了一嗓子。立刻,从候机大厅的各处涌出大批的便衣,组成人墙拦住了欢迎人群的去路。迎接的人群的情绪有些激动,侯机大厅里人声嘈杂。

  这时专机从天而降,,苗头不对!我掉头向通往停机坪的通道跑去,边跑边打开电台喊道:“三号车,18号通道接我们,一、二号车直接去专机接‘老板’!快!”

  窗外,黑色的奔驰箭一般的向还未停稳的客机奔去。

  02式冲锋枪:
http://www.zgjunshi.com/power/uploadfiles/200471319810729.jpg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02式冲锋枪:

第二章 再战大西北 第五十节 惊心动魄

  纪念9.18!勿忘国耻!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万岁!偏居一侧的倭狗永远是我辈军人心中永远的痛,总有一天我们会挥师东进!

  第五十节 惊心动魄

  我们心急火燎的冲进18号通道一路狂奔,等不及慢吞吞的舷梯车开过来,直接跳出四五米高的通道口。双脚落地,早已到位的马亮平开着三号车开始起步,等我们窜进车内,一踩油门,奔驰S600象脱缰的野马一样急速向跑道赶去。

  一队身着西北航空制服的空中小姐,突然从空乘人员登机口涌出来,被警戒武警拦在警戒区外,好像是看到我们慌乱的样子,一个个笑的花枝乱颤。银铃般的笑声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得体的天蓝色制服;精巧的小皮箱;漂亮的脸蛋让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空姐们很漂亮,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由的扭头又向空姐们看去。

  “头儿,什么时间你添了这种爱好?”司马开始取笑我。

  “滚蛋!”我骂了他一句,抽出92式手枪打开保险说:“刚才那群空姐有些不对劲,行动敏捷,体形有些矫健!”

  司马扭头看了一眼,正被武警驱赶回去的空姐笑道:“矫健?应该是娇柔吧!看看空姐的屁股多大!”

  “妈的!色狼!”我打向司马的拳头停住了,腿!是空姐的腿不对劲,现在的女孩子以廋为美,可是刚才那群空姐的腿简直就可以说是“象腿”!我抄起望远镜向司马喊道:“看空姐的小腿!”

  马亮平被我的话吓了一跳,扭过头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司马忍住笑抄起望远镜马上惊呼:“我靠!这不是空姐!奶奶的,这两条小腿每天不跑一个五公里,跟本练不出来!”

  我真的有些慌神了,戒备森严的专机降落区她们是怎么混进来的?忙不迭的对着电台大喊:“车队呼叫警卫一、特警队,隔离刚进员工区的西北航空空姐!”

  “怎么回事?”唐志勇喊道。

  “她们企图进入警戒区,怀疑是杀手!”

  “明白!”立刻电台里传来一阵奔跑的脚步声。

  队员们早已经赶到专机边,背向舷梯围成半圆型,手伸到衣襟下握住92式手枪警惕的看着四周。‘老板’和他的十二个随从已经走下飞机。大阿訇身体消瘦,由于供血不足脸色苍白身体有些浮肿,无力的坐在轮椅上,由一名三十岁上下文质彬彬的维族男子推着他。

  大阿訇的脾气有些犟,连连摇头拒绝随机警卫请他上车马上离开的请求。他的信徒正在和随机的警卫队长争论:“为什么要我们在这里上车,欢迎我们的穆斯林怎么办!……”

  场面有些乱,我焦急的看了看机场上跑步调动位置的武警,急步走过去亮出证件说道:“大阿訇,我是你这次来京的安保负责人,猎豹大队的鸿飞!为了你的生命安全,你现在有两条路,一是:去接见穆斯林给我们的警卫制造难题,给‘东突’刺杀你创造机会,让我们的国家在国际上丢脸,二是:现在马上给我走……”

  “你怎么能对大阿訇用这种语气说话!你太过分了!”推着大阿訇的男子愤愤不平的打断我的话喊叫起来。

  我冷眼看着他,发现这个人的眼神里充满了骄傲味道:“你是谁?”

  “我是大阿訇的生活秘书买买提•!古艾”男人狐假虎威的说道:“我要保证大阿訇的生活起居……”

  “你去照顾好大阿訇的生活就可以了!”我冷冷的打断买买提的话说道:“大阿訇的安全由我来负责,你必须服从我的指挥!”

  “你、你、你太过分了,我要向你的上级投诉!我要……”

  大阿訇抬手打断买买提的话,对我说道:“小伙子,你比照片上看起来要威武的多!听你的口气,我也应该服从指挥喽!那好,我跟你走!”

  买买提翻翻白眼不说话了,我挥挥手,队员们收缩警戒队形,护卫着大阿訇向车上走去。随机警卫队队长,长长的吁了口气,把一份护卫单交给我签字后,说道:“小心那个买买提,一路上他可是给我找了好多麻烦!”

  我笑着把签好字的护卫单递给他说道:“到了北京,我说了算!他要是敢给找麻烦,我第一时间把他‘踢’回新疆!”

  警卫队长怀疑的看着我说:“你还是小心点好,他可是大阿訇的心腹!”

  我拍拍他的肩膀,指着我的脑袋说:“我是‘戴帽’来的!”

  警卫队长笑了,和我握握手转身向专机上跑去。

  机场工作人员的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连忙用对讲机招来拖车把飞机拖离跑道。一群空姐说笑着从机舱口露出头来对着我们指指点点,看见我盯着她们,嬉笑着跑开了。

  大阿訇已经到了专车的门边,买买提正准备把他抱进车里。队员们散开在车队的四周,警惕的观察着情况。

  突然,侯机大厅里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枪声。耳机里传来刘洪兴的呼叫声:“已和空姐接触,一名漏网向你方向冲去!重复:漏网空姐向你方向逃窜!”

  “明白!”我向队员们大喊着:“杀手,西北空姐一名!戒备!保护‘老板’登车!”

  话音未落,侯机大厅三楼面向机场的一扇落地窗,“呯!“的一声爆裂了,玻璃碎屑裹着一条蓝色的人影跳出来。警戒区的武警反应神速,几乎在玻璃爆响的同时端着85式冲锋枪,向还未落地的空姐包抄过去。半空中,蓝色的人影手中的小皮箱一晃,拖着长尾巴的曳光弹“哗哗”向我们扫过来,敲打的奔驰车盯当乱响。

  “妈的!特种装备,是MP5KA5公文箱式冲锋枪!”小许惊呼起来。

  “留活口!”看着气势汹汹的武警,我焦急的大喊起来。话音未落,一个比我喊声还要高的声音喊起来:“不好了!有人要刺杀大阿訇!救命呀!”买买提竟然推着大阿訇惊慌失措的乱跑起来!

  “制止他!”我愤怒的喊起来。司马一个箭步窜过去抬腿把买买提踢了个狗吃屎,哈腰把大阿訇抱进车里。大阿訇的随从这才清醒过来,窜到大阿訇的坐车边徒劳的用身体护卫着。

  空姐已经被武警包围了,把冲锋枪从公文箱里拿出来,利用一辆行李车作垂死挣扎无暇向我们射击。

  “上车,出发!”必须尽快脱离,我对着电台大喊起来。队员们应声收缩着防御线,向车附近靠去。但大阿訇的随从死活不离开大阿訇的坐车。

  “妈的!妈的!”我对随从无计可施,转身喊道:“汪军,给我敲掉空姐!”

  “是!”汪军弯腰从三号车里拿出88式狙击步枪,加在车行李箱上略一瞄准。

  “呯!”的一声枪响,狂叫的MP5KA5哑巴了,空姐一个趔斜重重的坐在地上,鲜血喷泉似的从右肩上流下来。空姐“啊啊!”的嚎叫着,一把撕开衣服露出缠在腰间的炸药:“安拉至大……”

  “制止她!”在我喊声的同时,汪军的枪响了!5.8毫米的子弹瞬间感到,轻轻松松的射进空姐的额头里。“噗!”的一声,溅起的鲜血、脑浆涂满了墙壁,空姐无力的一头栽倒。武警战士们不要命的扑上去,抱起空姐的尸体拼命的向机场外跑。

  “扔掉她!扔掉她!”看着不顾个人安危的武警,队员们焦急的大喊起来,武警战士好像没有听见我们的喊声,不顾一切的向跑道外空无一人的草坪狂奔。一辆排爆车鸣着警笛,呼啸着追上去,机灵的武警战士伸手把炸药从尸体上扯下来投进了爆炸罐里,排爆车远去了。我们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纷纷向刚才抱尸体的武警翘起大拇指。大阿訇的随从们,胆战心惊的站起来向被丢在跑道上空姐的尸体偷偷看去,血腥的场面立刻让他们赶紧闭上眼。

  机场上热闹起来,几辆警车亮着警灯飞快的向枪战位置开去。武警们正在整理队伍准备从新布置警戒线,侯机大厅里尖叫声还在持续,一个温柔的女声在广播里反覆说着谎话:“这是演习,请旅客们不要惊慌!”

  此地不宜久留,我对着电台说道“上车!一号路线,出发!”

  队员们守住自己的坐车,指挥着大阿訇的随从登上早已准备好的一辆金杯面包。买买提忙不迭的向大阿訇的车上爬,我一把推开他头也不抬的指指“金杯”面包车说道:“那是你的车!”

  买买提刚才被司马踢了一脚,尝到了我们的利害,一声不吭的悻悻向“金杯”走过去。上车前我习惯性的向四周扫了一眼,突然一辆白色的飞机牵引车闯入我的眼角。牵引车已经开过了机首,正悄悄的向我开过来。

  妈的,又来了!我抓住买买提的衣领填进首长车里,一把抓起02式冲锋枪,摔上车门重重的在车顶上拍了一掌,小许驾驶着一号车象脱缰的野马一般窜了出去,低音喇叭长鸣一声,一号车闪电般的跟了上去护卫着首长车。

  牵引车突然加速,“嗒嗒嗒嗒”我端着02式冲锋枪对空扫了一梭子鸣枪警告,牵引车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仍旧疯狂的逼近。

  “三号车,拦住背后牵引车!”我跪姿据枪瞄准牵引车风挡连发射击。“乒乒乓乓”一阵响,牵引车的风挡虽然被九毫米的子弹打得稀烂,但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马亮平开着三号车急速倒车,猛地一拉手刹,车头甩过去,重重的撞在牵引车车头的左侧。

  “嗵!”的一声响,牵引车的水箱爆裂了,水蒸气喷涌而出遮挡住了我们的视线。猴子和马亮平被气囊挤在座位上动弹不了,汪军和钱东海跳下车端着02式冲锋枪躲过水蒸气向牵引车两翼扑过去,我把打光子弹的02式冲锋枪甩到背部双手端着92式手枪掩护着他两个的正面,跟了上去。

  牵引车的车门已经被钱东海打开了,一个头上带着工作帽的男性尸体从驾驶室里栽出来,污血顺着帽沿滴滴嗒嗒的流到跑道上。

  “呯!呯!”两声92式手枪的枪响,马亮平和猴子开枪打破了安全气囊,跳下车一声不吭的帮着钱东海搜查牵引车上是否有爆炸物。我和汪军据枪警戒着四周。我心里不禁暗暗喊了声:“险!”妈的,这群东突孤注一掷了,这次任务不轻松!

  三辆机场特警中队的“林肯领航员”越野车,“品”字型的开过来,段卫国带着一队特警跳下车,脚还没有站稳就慌忙问道:“老板没事吧!”

  “没事,大阿訇已经离开机场了!”

  脸色苍白的段卫国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掏出手帕抹去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珠,嘴里唸叨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突然觉得有些厌恶段卫国的嘴脸,机场混进两波杀手,他难逃其咎!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竟然失去一个指挥员最起码的判断力,不组织疏散群众;不接替我们做好善后事宜,只顾在那里擦他吓出来的冷汗。

  “我们走!把搜查任务交给特警!”我对着还在忙碌的队员说道:“金杯面包,随警察行动!”

  队员们应了一声开始整理装备准备撤离,马亮平跑过来对我说道:“头儿,三号车的前脸撞烂了,没有转向灯,开着上路挺危险!”

  “总指挥,我们的车坏了,借你的‘领航员’用一下!”也不等他同意,我们跳上车打火就走。车开出了百十米段卫国才醒过盹儿来,无力的向我们的背影挥挥手。

  刚才的枪战引起了连锁反应,机场高速上的车辆明显的减少,为数不多的机场通勤车也是行色匆匆。不时有蓝白相间的警车的呼啸而过,不知是去支援还是在巡逻。

  “头儿,我已到三元桥,听见请回答!”小许在加密频道里呼叫。

  “按原定方案行动,报告你的速度!”

  “我的时速120,老板一切良好!”小许回答的很快。

  “保持在100,紧密编队,十分钟后我们会和”

  “明白!”

  话音未落,马亮平把一个吸盘式警灯扔到车顶上,拉开警报狠狠的一脚油门,“领航员”迈数表的红色指针直逼200公里。

  十分钟后,我们在北三环东路追上了一、二号车,紧贴着老板车车尾,马亮平按了一下喇叭打招呼。负责向后警戒的王官宾隔着车窗,向我们招手笑了笑,转过头去警戒车的右翼。

  队员们按照分工监视着四周,我坐在领航员的副驾驶座上观察着正前方。接近建外大街路口弯道的时候,在车流如梭的三环路上,竟然有一辆蓝色面包车停止路边上。这辆车引起了我的注意:“前导,注意右前方面包车!”

  话音未落,蓝色面包车的后门突然掀开,一名蒙面的大汉肩抗前苏制RPG-7火箭筒的探头略一瞄准,一发四十毫米火箭弹带着长长的尾焰向首车直扑过去。

  “右翼!火箭弹!”司马在电台里大叫,猛的向左打方向躲过火箭弹,加速向面包车撞过去。

  “吱吱”的刹车声中,两辆车同时向左打方向,整个车队好像是有巨人的手掌推着一样的整齐。火箭弹与车队擦肩而过,命中车队后的一辆黑色“帕萨特”。

  “轰”的一声巨响,高速行驶的“帕萨特”被炸得凌空飞起,被一团火光包围着;连续翻滚着撞到隔离墩上。紧接着后面的急刹车,长长的车龙接二连三的撞在一起。我们的退路被封住了!

  “轰”一辆车的油箱爆炸了,烈焰腾空而起气浪吹的“领航员”一晃,“噼噼啪啪”的燃烧声中夹杂着伤员的惨叫声,让我的心一阵阵的紧缩,怒火烧红了我的双眼。

  “保护‘老板车’!”我高喊了一声。

  马亮平猛踩油门,“领航员”吼叫着冲到老板车的右翼封住了面包车的视线。队员们飞身下车,钱东海汪军据枪护住后路,我提枪去支援司马。

  “咣!”的一声巨响,前导车把面包车撞得向前冲了十多米。大汉被巨大的冲击力甩出了车外,没等他爬起来,奔跑着的司马左手端着02式冲锋枪向面包车扫射着赶到了。垂死的大汉挣扎着向腰间的克洛克17型手枪摸去,被司马一脚揣翻,左手的动作不停右手抽出92式手枪顶在大汉的额头上,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建外路口遇袭!匪徒持有制式枪械,特警支援!”我对着电台大喊着:“小许、马亮平保护‘老板’不要下车,牛皮,警戒车队后背!”

  据枪向面包车的右翼冲过去。满是弹洞的面包车静静的停在那里无声无息。街道两端停满了路过的车辆,交通中断了,我们的被堵在了三环上。

  远处,所有的车辆熄灭了发动机,乘客们静静的看着我们进攻。整个战场安静下来,我的脚步声清晰可闻。

  我和司马、王官宾包围了面包车,对着电台轻吹一口气,我们三个人同时在三个方位扑上去。面包车里空无一人,我心头一凛。

  “卧倒!”我大喊一声,反身扑到隔离墩下。随着我的喊声,面包车突然爆炸,冲天的火光中一阵密集的弹雨从两点方向扫过来。

  听不见枪声,但弹雨把隔离墩打得碎屑四溅,跳弹“吱吱!”的飞上天。

  “妈的!他们有消音器!”司马大喊着跳起来,手中的02式冲锋枪“嗒嗒”打出一个短点射,一名弯腰冲过弯道的匪徒一头栽倒在公路上。

  “两点钟,火力压制!”我大喊了一声,猴子和张杰隐蔽在一号车后挺身射击。子弹哗哗的扫过去,匪徒的火力顿时减弱。我乘机抬头望去,除去司马撂倒的一个匪徒还有六个人,从体形和头发上看都是亚洲人。他们穿着普通市民的衣服,不过身上很专业的披着一件作战背心,用黑色的三角巾遮住面孔,正组成两个三人战斗小组,一支M4A1突击步枪掩护着两支克林9毫米冲锋枪边向我们射击边向后退去。这群匪徒很有经验,一击不中毫不纠缠马上撤退,射击时很少有连发撤退的脚步不慌不忙。当一个小组占领有利地形发扬出火力的时候,另一个小组才会撤退。妈的,挺专业!作战方式与SWAT有些相似,应该是雇佣军!

  匪徒这时已经退到了公路的边缘,率先退出隔离墩掩护的两名匪徒,立刻被隐蔽在我们侧后的牛皮撂倒,剩下的匪徒连忙退了回去,利用隔离墩的掩护和我们对射。

  匪徒们被困住了,张杰和猴子扫射着向我的侧翼移动,汪军和钱东海也开始向我靠拢,队员们跃跃欲试的准备突击。

  “头儿,你掩护我冲上去!”司马兴奋给02式冲锋枪换上弹匣,弯腰准备冲锋。

  “匪徒交给特警处理!”!我一把拉着司马说道:“全体保持住原防线,保护老板车”

  “靠,小子,爷,今天有事,不和你们玩了!!”司马嚣张的探出头对着匪徒们大喊。

  远处,警笛声大作,三辆“110”巡逻车飞快的赶上来切断了匪徒的后路。匪徒们惊慌起来,枪声明显的零乱弹着点分散了。

  突然,匪徒们投来两枚手榴弹,紧贴着隔离墩爆炸了。四散的弹片,把还在熊熊燃烧的面包车,敲得盯当乱响。

  妈的,穷凶极恶!竟然还敢使用手榴弹!我的杀机顿起:“司马、王官宾右翼,猴子随我左翼,马亮平、小许、马纯新、钱东海、张杰守住老板车,牛皮给我看住匪徒,跑了一个,我拿你是问!行动!”

  随着我的喊声,马亮平组飞快的移动到位,组成环形防线据枪围住了老板车,牛皮不知从那里摸出一顶棒球帽戴在头上挡住刺眼的阳光,在三号车的机器盖上架好了88式狙击步枪,喊了一声“好!”

  “上!”随着我的喊声,司马组擦着隔离墩,迅速向匪徒据守的弯道末端移动。我带着猴子绕过燃烧的面包车,向十二点方向三十米处的隔离墩急奔。只要到达那里,匪徒就会无所遁形的暴露在我们的火力下。

  匪徒很有经验,很快觉察到了我们的企图,隐蔽在隔离墩后疯狂的向我们的前进方向射击。密集的子弹把柏油路面打得白烟直冒,我们只好停止前进和匪徒们对射。我们使用的02式冲锋枪是双弹匣供弹,共计有65发子弹使火力密度和持续时间都够,但由于使用的9毫米92手枪弹射程近杀伤力不够,匪徒们两支M4A1把我们压得抬不起头。幸好司马组移动的快,突然在弯道腰部露头。两支02式冲锋枪“嗒嗒、嗒嗒!”的叫起来,两名持M4A1突击步枪的匪徒应声倒地。匪徒火力一减,我和猴子挺身而起,端着02式冲锋枪一个长点射扫过去,匪徒们反应极快,翻滚着转移阵地,我们趁机冲到了路中央的隔离墩下。正前方,特警们拉开散兵线在重型防弹盾牌的掩护下攻上来,匪徒们被包围了!

  怕匪徒身上有爆炸物,我举起右手晃了晃,队员们停止射击。我向匪徒们大喊起来:“匪徒们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我命令你们立刻缴械投降,否则,格杀勿论!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考虑!”

  “嗒嗒嗒嗒!”匪徒的子弹在围观群众的头顶上飞过,匪徒在用枪声回答我的喊话。

  “给我们一辆加满油的车,我们要离开!否则,一切后果由你们承担!”匪徒把几个隔离墩摆成“L”型,躲在里面嚣张的对空扫了一梭子。

  “X你妈的!跟我讲条件!”我愤怒的对着电台说道:“牛皮,让喊话的匪徒闭嘴!”

  “明白!”耳机里传来汪军的胸有成竹的回答声,我抬枪对着喊话匪徒的右侧后的隔离墩扫了一梭子。匪徒被跳弹赶得连忙向隔离墩左侧移动。慌乱中,匍匐的姿势过高,头顶露出了隔离墩。

  “呯!”的一声枪响,耳机里传来汪军的意犹未尽的声音:“一个!”

  喊话匪徒的污血溅起三十公分高,顺着隔离墩蜿蜒留下来。剩下的匪徒见大势已去,无可奈何的大喊用英语喊着:“不要开枪,我投降!”说着,把所有的武器扔出来,双手抱头走出阵地爬在地上。

  “呵呵,挺专业呀,投降的姿势都这么棒!”司马笑起来。

  特警们飞快的向匪徒冲过去,我对着电台说道:“上车,出发!”

  司马、我、马亮平我们分别驾驶着一、二、三号车,虚掩着车门保持二十公里的时速沿着建外大街向西行驶。队员们提着02式冲锋枪杀气腾腾的在老板车的两边随车奔跑。

  围观的群众在交警的指挥下,让开一条通道,我们经过的时候他们自发的向我热烈鼓掌。群众的心情我们理解,可是这种行动真是让我们冒了一头的冷汗。热烈的掌声,干扰了我们的视听,这在保安任务中是非常忌讳的。

  经过围观的群众,我命令司马把车速提到三十公里。老板车两翼奔跑的队员按照布置跳上了各自的车辆。司马立刻提速,车队的速度到了六十公里的时候,队员们关上了虚掩的车门。我长长吁了一口气,妈的,这保安任务执行起来真还有点吃力!

  车队行驶的很平稳,一辆警车超过我们在前面开道。一路的绿灯进入东长安街我扭头看了一眼“老板”。大阿訇正在闭目养神,脸上看不到一丝慌乱好像刚才针对他的枪战没有发生一样。

  大阿訇好像察觉到了我看他,欠身拍拍我的肩膀:“鸿飞同志……”想了一想觉得称呼同志有些不合适,自我解嘲的笑了笑说道:“鸿飞先生,谢谢你们的拼死相救!”

  我笑着说:“大阿訇,叫我小鸿好了,‘先生’这两个字我听起来有些别扭!”大阿訇善意的笑了,我接着说道:“你不用谢我们,保护你的人身安全是我们的职责!”

  “我是一个将死之人,你们还是生龙活虎的年龄,用你们的生命来保护我,真是不应该呀!”大阿訇说的很真诚。

  “大阿訇,你不要这样说,论年龄你是我们的长辈,后辈保护长辈是应该的!”

  大阿訇笑了:“比喻的好,比喻的好!”

  说笑着时间过得非常快,远远的301医院高高的门诊楼迎入我们的眼帘,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致敬作者:漠北狼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百科学社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755934052@qq.com,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