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全凤形风水


一个与地藏菩萨结缘六百年的人


九华山狮子峰之下矗立着一座高达99米的地藏菩萨铜像,目前它是世界上最大最高的地藏菩萨造像,其面朝西方,右手持锡杖,左手持摩尼宝珠,端庄慈祥,尤其在晚霞的映衬下背依山峰格外巍峨壮观,发出道道金色霞光,以示“昭示众生,国泰民安”。地藏王于唐开元七年(719)渡海来唐,卓锡九华,开辟了地藏菩萨道场。然而时隔六百多年后有这样一个人跨越时空与地藏王结缘,且缘份竟延续达六百多年之久。

元朝末年,在九华山北麓九华河东岸的莲玉里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一个男孩诞生了,父亲柯庭均给他取名增兴(谱名浩二,号彦实),寓意增添家族兴旺,通过名字可以看出父母对他寄予了无限的期望。然而仍在襁褓之中的柯增兴却随父母返回了贵池棠溪河畔的留田,因为那里还有他们的祖业家产。当年柯庭均返回到莲玉里是因其祖上于唐神龙二年(711)就定居在这里,此后莲玉柯氏家族与地藏王创立的佛教道场一同兴旺,一同成长,只因后来的战争或是瘟疫被迫迁往贵池棠溪,此后莲玉柯氏族人只要条件允许多次往返于棠溪与莲玉里之间的迁徙。这次柯庭均的回迁是抱着重振莲玉柯氏扎根九华的决心返回故土的。然而当时的元朝在蒙古人的统治下,不仅九华佛山萧条冷淡,就连汉人的生存权都受到威胁。如他们怕汉人谋反不仅联保连坐,甚至还规定五户共一把菜刀,且菜刀不得在家过夜,天黑前必须送给蒙古头人(俗称鞑子),否则将有可能遭杀身之祸。一天柯庭均家的牛摔死了,需用刀剥皮剔肉,菜刀天黑还在使用,被鞑子追上门来,他们夺下菜刀就走,柯庭均实在气不过就与他们争辩了几句,鞑子提刀就砍,被柯庭均躲过,便持木棒将他们撵走。这时的柯庭均深知闯了大祸,放下木棒赶忙抱着幼子增兴牵着长子延兴,与妻子抛下所有财产逃离了莲玉里,再次回到了棠溪留田。此后柯庭均至死都未能再回故里,遗憾地将尸骨留在了那里,未能实现扎根九华的愿望。

柯增兴幼年时曾多次随他信奉佛教的二婶汪氏来到九华山,在叩拜佛祖之后还会随二婶去山下的慕善乡(即今天的庙前镇)她娘家小住几日,在他幼小的心灵里不仅知道了故乡莲玉里,而且对地藏菩萨道场的九华山钟爱在心。一次他随二婶下山路过莲玉里前面的小河跳墩过河时,不小心跌入河里,弄得浑身透湿,还将头磕了个大包,这时柯增兴就发誓长大后要为地藏菩萨多做善事,为上山的香客开辟一条通途大道。

成年后的柯增兴娶曹氏为妻,曹氏在生一女后染疾而去,沉重的打击让柯增兴成天浑浑噩噩,一日夜里他好不容易睡着,他在梦中见到了地藏菩萨,仿佛听见菩萨说,你许的长大后要为菩萨做善事的愿兑现了吗?他猛地惊醒,坐在床上沉思好久,这不是地藏菩萨在召唤我回莲玉里吗?几天后他舍弃了留田家中的一切,带着幼女返回了莲玉里。

在莲玉里他们父女过着艰难的日子,但却始终不忘做善事,如修整道路、补齐河中跳墩等力所能及的善事。这时他的二婶汪氏见侄儿有如此善心,便将娘家的侄女许配给他,从此柯增兴过着安定的日子,更重要妻子汪氏从娘家带来了不少田地山场,使柯增兴一跃成了莲玉里的大户人家,此时国家已进入了大明王朝。

有了经济实力的柯增兴能做更多的善事,首先在县城通往九华山大道的狮子林修建一座长廊,取名狮子亭,供来往香客歇脚,修整补齐了莲玉里附近通往山上的石板路,使这段路平整通畅。然而最让柯增兴担忧的是狮子林那里的刘冲河上没有石桥,修建的木桥遇到稍大点洪水就被冲垮,有时一年冲毁好几次,是修好了冲,冲毁了建,他下决心一定要建一座稳固的石桥。

明朝初年要想建一座石桥不说资金问题,就那一根三四米长的石头桥梁就有好几吨,完全靠人力运输、架设绝非易事。为建这座石桥柯增兴那是日夜操劳,他既是工地的管理者,又是工地最强的劳力,因他身材高大魁梧力大,据传说他一担能挑三四百斤,别人搬不动的他搬,别人抬不动的他抬。正是因为他力大,因而命也就送在这上面。当桥墩建好后,架设桥梁是最难的事,沉重的桥梁是靠人力一寸一寸的升高,一寸一寸的前移,也就是架设桥梁时与他同一杠头的人一脚踩滑跌倒,是他一人扛起了杠头,避免了重大伤亡事故,而他却被压得当场吐血。最后刘冲河上的桥是建成了,而柯增兴却因严重的内伤一病不起,在他弥留之际,对汪氏说,我是地藏菩萨招我回来的,我一生都与地藏王结缘,我死后也要继续与他结缘,他还嘱咐家人他死后一定要把他葬在刘冲凤形,只有葬在那里就会永远与地藏菩萨结缘,并要求子孙后代永远为九华佛山多做善事好事。洪武十七年(1384)八月二十日柯增兴狠心地抛下爱妻汪氏和年仅两岁多儿子柯原民,带着未尽的慈善事业离开了这个世界。

柯增兴去世后,其棺木暂厝于村外,家人依照他的遗嘱请风水先生在刘冲凤形选择墓地,一连请了几位风水先生去那里测风水,竟没有人说一句话,既不说能葬更不说如何葬,不是说这风水我看不了,就是说另请高明吧。按照当地习俗,棺木暂厝一般只能三年,眼看三年就要到了墓地还未落实,家人又不敢违背亡人的意愿,正在一筹莫展时,一天莲玉里来了一位风水先生,还夸下海口说算命看相、看坟向不灵不要钱。汪氏闻讯将这位风水先生请入家中,央求他为亡夫勘测坟向,风水先生听过介绍,又围着房前屋后,还绕着莲玉里走了一圈,最后来到刘冲凤形,一看地形顿时脸色刷白,连声说:“对不起,这风水我不看了。”说着就要离开,汪氏和家人连忙跪地恳请先生指出缘由,他与之前的先生一样只说看不了不说理由。这时汪氏及其全家便是深知这里一定有奥秘,不论先生如何摇头不语全家就是极力挽留。先生回到莲玉里,好吃好喝招待,一连三四天都是如此,先生见柯家人如此诚恳便说出了一点端倪,说此处风水极好,那里朝向坐东向西,背依双峰,左右两座山岗,形成了一把椅子,凤形正好位于椅子中央,要在此处葬坟非同一般,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我若再去看风水必有祸灾,轻则瞎眼,重则丧命,最后还说:“此乃风水非我能测,还是另请高明吧。”说完不顾挽留执意离去。

无奈柯家一面派人出去走访寻找风水先生,另一方面在村前上山大路狮子亭设置告示,寻找高僧、老道、风水先生勘查风水,几月下来无一人应允。此时柯增兴棺木暂厝已达三年竟无法下葬,但柯家人坚信刘冲凤形绝对是个好风水,竟不顾棺木暂厝三年期限的习俗仍旧四处寻找风水先生。汪氏更是不辞辛苦,日夜坚守在狮子亭见路人便哀求为其亡夫看测坟相,不论晴日阴雨,风霜冰雪始终坚守询问。在一个风雪的傍晚,一位老道路经狮子亭,听过汪氏的哀求,看过亭中的告示,被柯增兴慈善行为所感动,表示愿意帮忙。当老道来到凤形环顾四周以后,与其他风水先生一样一言不发,嘴里只说了一句:“这个风水哪有人敢看。”显得一副及其为难的样子,柯家人看到老道这副模样,更加坚定要将柯增兴安葬这里。在场的柯家人不论长幼齐刷刷地跪在老道面前,许诺老道不论提出什么条件都能答应,只要能使亡人入土为安。老道见柯家人如此心诚,又为柯增兴生前心善感动,便答应尽全力帮助柯家实现柯增兴的心愿。此后几天老道踏遍了凤形的每寸土地,往返于左右山梁,远处察看山势,最后带着柯家人再次来到凤形,架好罗盘几经看测,而后脚踏一地,指着说:就这里,卯酉向!并保证今后柯家子孙兴旺,且数百年后柯增兴肯定还会与地藏王有深度接触。说完这些老道仰天长叹:“你们开工之日就是我瞎眼之时。”并流出了伤心的眼泪。

柯家是随了柯增兴的心愿安葬在刘冲凤形了,而那位老道眼睛也真的瞎了,柯家人也兑现了当时的承诺,将云门峰下的开元观进行了彻底修缮,将大殿内的“三清天尊”以及等各路神塑像油漆装金,将这位瞎眼老道安置在那里颐养天年,即使家里再困难没有的吃也要将老道供养称心。有一年,从头年冬天就干旱,直到第二年中秋都未下一场透雨,粮食几乎绝收,柯家人自己忍饥挨饿吃野菜树皮,也要一日三餐供养好老道,而老道住在开元观,听着三汲泉的泉声,对外界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一日老道端着米饭,吃着鸡肉,吃着吃着,发现鸡味不对,便放下碗不再吃了,不高兴地离去。第二餐服侍他的柯家人将头餐吃剩的鸡肉端来再请老道享用,他吃了一块鸡肉,立即大发雷霆,说:“这是什么鸡肉,人能吃吗?”说完摔碎饭碗。服侍他的人立即跪地大声哭泣,恳请老道息怒,说出了今年的灾情和柯家的现状,说这只鸡是柯家唯一的,因鸡难以觅到食物就跑到厕所里觅食淹死了,柯家实在拿不出像样的食物,只好将死鸡反复清洗干净来供老道享用,没想到老道还是品尝出了异味。老道听完这些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流泪。从此老道不提任何要求,柯家人小心伺候着,最后他年近八十无疾而终。

柯增兴安葬在刘冲凤形之后其后裔果真发展迅速,家族兴旺起来,以他的玄孙或来孙为始祖的房头就多达二十多个,仅他的长孙柯志洪支下就有十八个分房。莲玉柯氏家族不仅人丁兴旺,且人才辈出,如柯崧林柯乔父子、柯廷赐、柯天健等等,家族兴旺成为青阳县西片柯吴刘罗四大家族之首。莲玉柯氏家族在兴旺之时,其子孙始终不忘先祖柯增兴的遗训,不忘地藏菩萨的保佑,尽一切可能为九华佛山的发展尽最大的努力。诸如:明代成化年间柯志洪与吴永廉(柯增兴的外孙)他们姑舅老表联手修复了因火灾被毁的化成寺藏经楼;柯志洪与吴瓛、德侃大师联手重建了九华山太白书堂;柯崧林、柯乔父子以其学识和社会影响力为一代大儒王阳明、湛若水先后来到九华山参访、讲学功不可没,使九华山有了阳明祠、甘泉书院等儒雅书院,为九华山增添了浓厚的人文历史,提高了九华山的知名度;柯增兴八世孙柯世恂、十一世孙柯廷蕙、柯廷琦兄弟是清代享誉九华山的大善人,他们好义不吝,劈山修路,捐修九华山要道桥梁,行旅称便。尤其柯世恂出资建造一宿庵石桥时,屡遭洪水冲毁,他是不惜投入巨资建了毁,毁了建,直至将桥建好,他们这些故事被永远记载于青阳县志和九华山志中;柯增兴十六世孙柯德风在清末民初不顾咸丰之乱带来的家族人口锐减等困难,毅然带头倾其所有率领家族修建了永丰桥和思恒桥,使九华山通途便利,为地藏王道场的兴旺发达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类似故事还有很多,不一一赘述。因为莲玉柯氏族人始终坚信家族的发展是托地藏菩萨的洪福,为地藏王开辟的道场多做好事善事是自己的职责,在长达一千三百余年历史里九华山地藏菩萨道场与莲玉柯氏家族相互依存共同发展。

时光隧道在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之后,九华山地藏菩萨道场已得到了空前发展,它不仅仅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也是世界著名的佛教圣地。而柯增兴栖息在狮子峰下的刘冲凤形已经超过了六百年,但那里仍旧保持着原始状态,没有任何变化。然而2003年随着一阵阵推土机的轰鸣声,这里却成了中国,甚至世界瞩目的地方,一座高达99米世界最高的地藏菩萨大铜像将要在这里矗立起来,这就使柯增兴长眠之地必须让位,使他再度与地藏菩萨相逢,实现了他六百多年前的临终遗言。

要说九华山自1995年开始动议筹建大铜像,到1998年国家相关部门批准都是将大铜像建在九华山上的闵园大觉寺,并于1999年9月9日举行了盛大的奠基仪式,但在此后的建设中不知什么缘故却停止了施工,最后移址于狮子峰下的刘冲,确定地藏菩萨大铜像在凤形建造,该项工程于2003年再度举行了开工典礼,有关地藏菩萨大铜像工程一波三折的选址这说明了什么?是天意,是偶然,还是冥冥之中的地藏菩萨之意?2002年冬至时节柯增兴的后裔在祭拜之后,含泪将他的遗骸从凤形大墓中捡出安葬于刘冲大山之中,继续让他相伴于地藏菩萨。

今天,巍峨高大的99米地藏菩萨大铜像屹立于狮子峰下,成为九华山风景区标志性建筑,享誉中国,享誉世界。当人们游览被誉为“人佛共存”“心灵净土”的大愿文化园时可以发现,不论那些善男信女在内明堂内仰望高耸的佛像,虔诚地叩拜地藏菩萨,祈求菩萨保佑,还是漫步在外明堂的游客欣赏着透黄的佛光池、精美的净土莲花,恢弘的弘愿堂,都为那些解不开的神奇,观不完的风情,抹不去的回味所折服。只是历史上那凤形之上的柯增兴大墓、狮子林中的狮子亭、刘冲河上的石桥、莲玉柯氏族人世代耕种的土地早已消失不留半点痕迹,但所有这些今天已融入了大愿文化园之中,融入了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之中。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百科学社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755934052@qq.com,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