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面靠墙一面空打一字(三面都是墙的办公室风水)


不久前,友人发来一张照片,一家面馆,招牌红艳艳的:220辣肉面馆,下面还有一行小字:杨浦味道接受上海滩任何挑战。

传说中的220辣肉面馆开分店了?友人说:是的,这已经是第二家分店,开在淮海东路,220路公交车老西门终点站不远处。有意思,原来那家店就是在220松花江路终点站附近的!老板是不是准备在220路沿线每一站都开一家?想象中,能有如此宏大构想并推出如此霸气广告语的老板,一定是个有腔调的上海老爷叔,个头高大,肤色微黑,板寸头,皮带上的扣子亮眼,脖子上一条粗粗的金链子……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终于,辗转联系到了老板。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粗粗的,也很低沉,但,分明是个女声:“人家都叫我夏阿姨!”

在松花江路2号,我见到了78岁的夏妙珍。从1987年到今天,这碗面,她和她的家人做了34年。

开在延吉东路弄堂里

夏妙珍是骑着自行车来的。她个头不高,褐色的摇粒绒外套配粉色的丝巾,黑色的有檐帽,身上没有任何名牌,就是一个整洁得体的上海阿姨。她身板灵活,目光炯炯,动作敏捷,说话语速很快,看上去只有60多岁。

哐当哐当哐当,距面馆十米多,是一条市区不多见的铁路,不时有火车开过。店面很朴素,招牌没有淮海东路店那么多花样,浅灰的底色上几个白色的大字:220辣肉面馆。下面还有5个小字:争强饮食店。

一个黑色的大海碗,盛着一碗汤面,面条上是满满的辣肉,油汪汪、亮闪闪的,色泽艳红,点缀着几粒碧绿的葱花,一看让人食欲大增。这就是几乎所有进门的顾客都会点的招牌辣肉面,18元。吃上一口,发现这辣肉和别处不同,用的是肉糜,一阵结结实实的香辣冲进鼻孔,入口却带着甜味——上海人喜欢的甜口。香、辣、甜,味蕾顿时被唤醒,面条筋道,浇头浓郁,汤宽味鲜,一口面一口辣肉一口汤,不知不觉,一大碗面就下肚了,额头上也冒出了汗。

夏阿姨打开了话匣子。

夏妙珍是1944年生人,24岁那年,她进了杨浦区的乐家福食品厂当工人,就在双阳路,做月饼、重阳糕、萨其马等各种中式糕点。她勤快肯干又爱钻研,曾经在上海市点心比赛中获得过桃酥制作第二名。35岁那年,丈夫不幸去世了,她有3个子女要养活,不得不拼命挣钱。上世纪80年代初,山东德州食品厂聘用她为技术人员,开出工资360元,“翻上海几个跟头(当时上海工资只有50多元)”,她就去了,干了两年,又有江西的食品厂聘请她当技术员。后来企业生意不好,她回了上海,调到烟糖公司工作。当时市场经济刚刚起步,她有技术,就想自己开食品厂,但一位老领导对她说,开厂资金周转慢,你很难支撑的。她想想也对,就决定开家点心店。于是,她成了原单位第一个辞职下海的人,申领了个体户营业执照,“争强饮食店”就开出来了。那是1987年下半年。

“当时也没有门面,就是延吉东路115弄,我在过街楼下用铁皮搭了一个棚,像车厢,一半桌椅摆在外面,每月交300元钱。当时我做大馄饨、小馄饨,肉包、菜包,还有面条。店虽然小,但营业执照还是挂在墙上的。因为弄堂正好在220公交车延吉东路终点站后面,所以人家常说‘到220吃面去’,叫着叫着就变成‘220辣肉面’了。”她说。

那辣肉面是怎么成招牌面的?“大概两年后,当时不是流行辣肉面吗?我也就到外面去考察,然后回来试制。先是用肉丁,但是不大能入味;还加过花生,也不怎么样。后来吃到一次肉糜,觉得入味,于是用夹心肉做肉糜,油水足,再研究调味,把几种调料按不同比例配在一起。大概也就试了三四次,调出的味道大家都说好。于是,辣肉面就推出了。我做餐饮大概有点天赋的,我做的肉馒头也很好吃的,不放酱油不放肉皮冻,但有汤水,面是手工揉出来的,用老酵发酵,加碱水……”夏妙珍如数家珍。

当时,小店的生意很火,附近有上海电缆厂、上海机床厂,都是几千人的大厂,工人下班都是成群结队来吃面。弄堂地方小,只有6张长条桌,每张坐4个人,经常有人站着吃。附近还有机电学校,学生们中午放学穿过弄堂就来吃面了。“这帮小朋友,吃饭吵得不得了。”随着面条的生意越来越旺,其他点心就不做了。店里最出名的还是辣肉面,夏妙珍记得很清楚,1.1元一碗,还收粮票。

那时候,她每天4点多起床,带着4个小工,炒辣肉,烧大排、肉圆、素鸡,还有其他浇头,一天要卖三四百碗面,用掉150斤面条。一年365天,除了过年,夏妙珍一天也不休息,发高烧也咬咬牙挺过去,等关店后再去医院看病。

那时候,过街楼里摆了3个煤炉,一个蒸馒头,一个炒菜,一个下面条……日子,就在这下面条、炒辣肉的氤氲热气中,一天天地过去了。3个孩子也都长大成人,完成学业,有了工作。

搬到松花江路铁路旁

这一做,就是20年。2008年,延吉东路弄堂动迁,夏妙珍的店面没了。这时她也60多岁了。一位街道干部对她说,夏阿姨,你的面在长白地区蛮出名的,关了可惜。松花江路有个门面,你来吗?夏妙珍去看了,就在铁路旁,对面是个小医院,没有其他商业网点,这生意怎么做啊?不过,她也舍不得苦心经营的面店就此消失,就去了。新店60平方米,和原来的弄堂棚子相比,鸟枪换炮,自然租金也高了好多。刚开业时确实冷清,但一个月后,生意就做起来了,老顾客都追来了。“酒香不怕巷子深嘛!”说着,夏阿姨有点小得意。

现在,在松花江路店里忙碌的是杨艺,夏妙珍的大女儿,今年58岁。店搬过来以后,规模比原来大了,而夏阿姨年岁上去了,也比较吃力。当时杨艺在医药公司做销售。夏阿姨问她,是不是愿意来店里做,如果愿意就来学,先从下面条做起。杨艺答应了。于是,40多岁的杨艺利用双休日来这里“当学徒”,几个月后,她把老妈的手艺基本上都学会了,炒出来的辣肉味道一点不走样。“女儿长得像我,做事风格、说话腔调也像我,动作快,甚至还有客人会认错。”夏阿姨说。

“做面馆有劲吗?有劲!吃力吗?吃力。我早上3点半就起来了,4点多第一个到店里。5点,其他员工到了,进货、洗菜、炒浇头,做准备,5点45分就营业了。创业容易守业难。坚持下去要有毅力的。这十几年,我基本上天天在店里,旅游都不去的,外孙女十岁生日也没有请假。有一次出了车祸,做了CT回去后只睡了一个小时,不放心,又赶到店里来。”杨艺说,“怎么说呢,要想生活好一点,总要吃苦的。一方面,这个店总要传承下去的,毕竟两代人了。这么多年,忙得很充实,员工都像姐妹了。另一方面,我也喜欢这一行。我是老大,以前在家买菜烧饭也是我。做餐饮我好像有天赋的,就说炒辣肉吧,我加作料多少从来都是凭感觉的。”

都是“有天赋”“凭感觉”,这对母女还真挺像的!

门口收银的是儿子杨文。他是老三,文质彬彬的。他十年前从单位辞职后,也来这里帮妈妈和姐姐一把。杨文至今还是手写菜单,写满一页交给厨房。菜单上字很少,几乎都是数字“密码”,见记者十分好奇,杨文一一“破译”:“第一个圈内数字是分量,3是三两;‘干’是干挑;后面数字是浇头价格,16是一客辣肉,8就是半客辣肉,加三角形的是大排,有‘大’字是大肉;‘旦’是荷包蛋,‘旦’圈起来就是卤蛋;打个框是不要生葱;最后一个数字是出面的顺序……”这些暗语,是从夏阿姨的弄堂面店一直传下来的。这张菜单,也是独一份的。

虽然店交给了儿子女儿,但夏阿姨仍不时会来,比如亲力亲为敲大排。“一块大排,要敲50多下。正面横的敲十几下,竖的十几下,反面一样。周六周日大排就要敲两三百块,一站就是四五个小时!”餐饮店的刀要比家里厨房的刀重得多,夏阿姨的手劲,在这个年龄,堪称“独孤求败”!

和220路是奇妙的缘分

中间四张桌子,靠墙两排桌子,28个座位。中午时分,店里满满当当坐了30来个人,门口还排起了队。

“两碗辣肉面,一碗汤面,一碗干挑,汤面加荷包蛋,再要一块兰花干两个人分。”两位女顾客点了两碗面边吃边聊,她们一个住虹口,一个住黄浦,是开车来的。“味道没有变。从18岁吃到现在,都是青春记忆啊。”“那时候就开在延吉东路弄堂口,我在旁边的纺织制品厂工作,吃好直接上班去了。”“记得吗?那时候店面就是一个‘车厢’,长条桌……招牌也没有的。”“他们不需要招牌的。”“搬过来后,我们还是经常来吃。我儿子在外地读大学,放假一回来就到这里来吃面。”

来吃面的顾客中,除了怀旧的,还有很多新的粉丝。近年来,220辣肉面成了网红,很多人远道而来吃面,曾经门口停满两排车,夏阿姨和杨文还有一个“重任”就是帮顾客看车。

“对了,你们家的汤是用什么炖出来?鸡汤、骨头汤?”记者问。杨文揭秘:什么也不是。其实就是开水!汤之所以好喝,因为加了红烧大排、鸡腿的汤汁。“汤面带回去就不一样了,所以我们是不做外卖的。当然,也有人要打包,如果路远,建议他直接买干拌的面,给他另加一点大排汤汁,带一点葱花,回去用开水一冲就行。”

“最近杨浦有好几家,号称是我们的分店,其实根本不是。就凭一点:他们都做外卖的!这就是正宗的220辣肉面和山寨的区别。生意再差的时候,比如去年疫情严重期间,很多店都做外卖了,老妈也坚决不让我们做外卖。”杨文说。

让人想不到的是,夏阿姨还有不少社会职务,是个体户中的模范。她是长白新村街道个体协会主任、上海市工商联会员,她被评为“2001-2002年度上海市先进个体劳动者”“2000年度杨浦区先进生产(工作)者”,2005年还荣获上海市私企协会和个协颁发的“巾帼建功奉献爱心奖”。“我这个主任,也是为大家服务的。以前长白有位个体户闵炳忠,为了救小孩被压断了腿,你们晚报报道过的,我们一起为他捐款治疗。多年前,街道组织助学,我和上理工的一个大学生结对,每月资助他100元,他是黑龙江人,父亲去世,母亲是清洁工,我就逢年过节请他来家里吃饭,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直到4年大学毕业。我们也要回馈社会的呀!”夏阿姨说。

夏阿姨热爱生活,喜欢喝茶,能喝酒,也抽一点烟。“我的性格像男人。”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前些年还帮着带第三代、第四代。现在,她喜欢在手机上看网络小说,打消消乐之类的手游,眼睛一点都不花。她还打开手机,给记者展示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照片,以及她和重外孙女跳绳的视频。一家人特别和睦——这一点很令她骄傲。“这么多年来,她的经历,她的性格,她的为人处世,让我们3个子女除了孝顺之外,对她另有一份尊重、尊敬。”杨文说。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面馆都开在220车站旁边呢?是有意为之吗?“也没有。当时我们开在弄堂里,门口正好是220终点站。后来,我们搬到这里,发现220终点站也搬到了斜对面。今年,别人跟我们合作的分店开在淮海路,恰好也离220那一头终点站不远。”夏阿姨说,“正是这一缘分,让我们有了感情。220驾驶员来吃面,我们总要照顾的,人多的时候,让他们优先,甚至出车来不及,让他们连面带碗端了走!”

哐当哐当哐当,十米外火车呼啸而过。岁月,也如火车般疾驰而过,无法挽留。但夏家两代人的人生,不知不觉已沉淀在了这碗面里。

转自:新民眼工作室(作者:邵宁)

想看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来28读书网,让你从此告别书荒!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百科学社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755934052@qq.com,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