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到用时方恨少出处来自哪里(书到用时方恨少出自)


我们在刚上大学的时候基本都是雄赳赳,气昂昂,那时每个人都相信以后的自己必定是一个不凡人。可是大学的日子又实在太自由太好混,混着混着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干嘛来了!和大多数人一样,我理直气壮的花着父母给的生活费,四年的大学时间很快被我挥霍一空。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除了得到父母用近十万元投资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外,别的一无所获,我甚至都记不起我到底学过那些课程。在走出校门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十分恐慌,可是再害怕还是得咬牙往前走,我是绝对没有脸面再花父母的钱了! 心里打定主意,以后哪怕山穷水尽,哪怕穷途末路,也绝不能再和家里要一分钱。

事实证明我是真的做到了,可是现在想起来,当时为了那份“颜面”,是各种辛酸、无奈还有尴尬,其实主要是尴尬。

父母给我最后一笔的生活费的时候是五月,到六月底毕业的时候实在没有多余的钱支撑我去租一间房子。为了能在毕业后有个落脚的地方,我和同宿舍的一个姑娘小妍急病乱投医,匆匆忙忙的找了家公司,不为工资多与少,只是因为人家管住,好歹能有个暂时遮风避雨的地方。

这家公司也没含糊,宿舍确实给我们分到了,是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小区里,从门窗楼台上斑驳的印记和墙面上坑坑洞洞可以判断出这里的楼房大概至少已经经历了半个世纪的风雨。

我们的宿舍在一楼,不过四十来平,两个卧室,带厨房还有卫生间。听起来好像还不错,但是这两个卧室里总共要住六个人,而且屋里的家具只有三个高低床和几张不是缺胳膊就瘸腿的凳子,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我和小妍想,最起码还有床,有水有电有厕所,生活中的几样大事能解决就还算不错,能住!

可怕的是,住了不到一个月,因为宿舍潮湿的缘故,我发现宿舍的水泥地上,尤其是墙边,有很多爬来爬去的小虫子,它和水泥地差不多颜色,眼神不好的时候根本不会发现。可是我总能在不经意间瞥见它们极速穿梭在房间里,不知是探险还是遛弯。

我对虫子一向怕的要命,纵使这些虫子如此的嚣张猖狂,我还是不敢去踩死它们,心里在祈祷,可千万不要爬到床上去啊!

过了不久,这些虫子再也不安于地面,慢慢往墙上爬。我们的高低床是贴墙放的,有一次半夜醒来,我发现仅隔着蚊帐的墙面上赫然爬着虫子,我当时吓得灵魂差点出窍,整整一个晚上都再没合眼,死死的盯着那虫子,最后还是那虫子没熬住,掉下去了,可我也已经近乎崩溃。

后来我用杀虫剂喷,用艾叶熏,给宿舍的角落里放石灰粉,放雄黄……总之各式各样的方法用遍,就是消灭不了那些无处不在的虫子。

我因为胆小怕虫子而失眠的状态差不多持续了两个月,在几乎身形崩散的时候,终于熬到秋高气爽的时节,屋子里渐渐没那么潮湿了,虫子也慢慢少了,可是挑战又来了,卫生间漏水了!

我都不敢细想那是楼上的管道破了而导致的漏水,更不敢仔细琢磨那水的来源和出处,偏偏楼上的人那段时间还不在,竟找不上人来修。没办法,我们宿舍有人打着伞上厕所!有人憋着不上厕所!我为了不去厕所,每天早早起床去公司,尽量少喝水,少吃饭。

几天后,我和小妍实在受不了了,一下班就卯了一股劲儿去附近找房子,最后终于找到房子,特地选在了最高层,恨不得当晚就搬进去。

定好房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房子整理打扫干净,在回到宿舍搬行李的时候,舍友告诉我们,楼上的人回来了,刚刚已经找人来修过下水管道了,厕所不漏水了!

这一刻,我怂了,要是真的租下那间房子,就意味着从付房租的那一刻到下个月发工资我都只能靠吃大饼和咸菜度过,我确实没那破釜沉舟的勇气,再三思考之后,只好给人打电话退掉那间我刚刚打扫完的房子……

九月底的时候,公司迟迟不发工资,而我兜里却只剩两百块钱不到,心里想着咬牙坚持一下,应该还过得去。可恰恰在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有一个朋友来找我。

我去接她的时候,她说她约了她的另外一个朋友要一起吃个饭,让我一起去。我因为囊中羞涩便很没有底气的说“我就不去了,你们先玩着,我下午再来找你。”

朋友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我,我只好硬着头皮和她们进了馆子,整顿饭都吃的很心虚。结账的时候,我无耻的慢了半拍,她的朋友成功的付了饭钱,或许“表演”痕迹过重,我的朋友有些难以置信的瞅了我一眼,想想以前我也是挺大方的一个人!简直不要太尴尬!

那天我也实在没有什么余钱去好好招待我的朋友,只好买了两张电影票,请她去看了厂电影,一起吃了顿炒面,她便回去了,心里觉得挺对不住她的! 可我实在是太穷!

送完朋友回到宿舍,我数了一下兜里的钱,总共只剩三块五,而工资还遥遥无期,和我同宿舍的小妍竟也和我一样穷,我们两个的钱加起来也不足五块,我们两个相视苦笑,可谁也没想过去和家里要钱。

好在宿舍里有我们之前买的大米,还有我妈从家里给我带来的一罐臊子,还不至于饿死。那一周我们天天早上起来闷一锅米饭,然后拌上臊子,一天三顿都吃米饭就臊子。后来臊子也吃完了,总不能干吃白米饭吧!就将两个人的钱都凑起来,用不到五块的钱买了几个鸡蛋和一些青椒。

晚上将辣椒炒蛋做好,即使馋的流口水也不能吃,因为那是给第二天准备的,再后来,辣椒炒蛋也没了,大米也没有了,我俩就想再不发工资,就先找人借点花吧!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可谁也没去借,主要是拉不下脸。

那一周的星期五,我们实在没得吃,就干脆不吃,中午回了趟宿舍,假装吃了饭,其实只是喝了两口水。下午又继续愁眉苦脸的去上班了,谁知下午刚上班不久,就发了工资,我高兴的差点晕了过去,心想晚上终于可以饱饱的吃上一顿了。

记得那天晚上,我和室友找了一家自助餐厅,进去撒开了吃了两小时,撑到走不动路,和那几天没吃饭的叫花子没什么两样!

之后还不断有房子漏水,电路阻断,下水堵塞,潮湿多虫以及没钱断粮等等的麻烦,慢慢的我也变得不再那么惊慌失措,最后竟有了泰山崩与前而色不变的气势。只是因为我明白我在学校的时候是一个很水的学生,后来找了一个很水的公司,公司给我租了一间很水的宿舍,我嘛!就活该过了一段很水的日子!

现在想来,那一段时间真的是我这半辈子过得最狼狈不堪的一段日子,还没有准备好,就跌跌撞撞的出了学校大门,还死要面子活受罪不肯想家里低头,最后得到的只是一个大写的“尴尬”!

如果还有机会重读一次大学,我想我肯定不会只是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因为自己想要有多大的面子就有得付出多大的努力。现在想想,当时青黄不接的又何止是物质,还有能力和知识,没有实力,没有准备,而去强呈英雄,最后只能将自己摔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百科学社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755934052@qq.com,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