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化石壁客家祖地风水如何(宁化石壁客家祖地解说)


◎张 文

从孩提起,我从老人嘴里便知道客家人祖上多来自福建省宁化石壁乡。

石壁乡在哪里?它又是哪一方水土与圣地,竟然集结了如此多客家人的先祖?为什么如今人们把它称为“客家之父”(“客家之母”则为长汀)。经过梅县、蕉岭、武平、上杭,我便心驰如箭,急忙驱车经龙岩的连城,奔向宁化县石壁了。

到了宁化县城,我便乘往石城方向的车,到了石壁镇——它原先是禾口镇,里面有个距镇不过二公里的石壁村。只因海内外客家人寻根问祖寻石壁出了名,且纷纷投资捐款,当地政府极为精明,赶快把禾口镇改为石壁镇,张氏云集的石碧村亦改为石壁村了。

我往石壁镇一下车,放眼一望,视野开阔。远山含黛,绵亘起伏,宛如绿色屏障拱卫着大片大片的金黄原野。方圆百里,绿树掩掩,村舍落落,炊烟袅袅,潺潺渠流东去,大地沐浴于盛夏的灿灿阳光里。这个地方,得天独厚。绵延千里的武夷山,南北走向,成为闽赣两省天然屏障。山峰峻峭,势如巨蟒游龙,令人望而生畏,有天险不可攀越之感;加上远离北方政治中心,为中原而来的大批先民视之为“世外桃源”,此繁衍生息,才使石壁有了一个雅称叫玉屏,并以“玉屏德润”镌刻在村口凉亭上。由于人口增长,再由此往外播衍。因此,这里才称为“客家祖地”(亦有人称为“客家之父”而与长汀之“客家之母” 相对),才引起全球近一亿客家后裔对它的眷恋与纪念。

我到的这天,刚好是圩期。石壁镇上挤挤拥拥、人声鼎沸。我这个外来人要在有限时间里尽可能了解情况,非有导游不可。经人介绍,我认识了年已古稀的退休老教师张兰芳先生——他经常给来人做导游。他见我是同姓同行,更是热情!

我要他先看张氏族谱,他便带我穿村走寨,来到一老屋的“张氏家庙”。刚好当地农忙,保留族谱的宗亲不在,只能叫来了一批张氏老人与我坐谈。我见到墙上挂着的氏系图表,我们的祖先化孙公一时难于找到呢!直查到最下面的一支,老者才告诉我化孙公属此脉下……

既然在农村难找到旧谱,我们还是拜谒世上独一无二的客家公祠吧。

到了石壁村口,一座壮丽牌坊屹立眼前。牌坊上的横匾镌刻着杨成武将军的墨宝“客家祖地”四个镏金大字。四根大石柱上正反刻有四幅对联,其中一联云:“石壁传芳,客家源远,派衍五湖四海;玉屏俊秀,翠水流长,支分南北东西。”伫立良久,我们信步于通往公祠的笔直的“客家之路”,路长400余米、宽近5米。路两侧是翠绿的松柏,一块块竖起的石碑上刻着各姓氏的简介文字,——其中张氏简介放在前面。据史料记载,从石壁迁出的有127个姓氏。我想,假如没有石壁这“风水宝地”为我们上祖落脚繁衍,又何来如今的上亿客家人?又何有文明史上的张九龄、文天祥、朱熹、刘永福、郑成功、洪秀全、杨秀清、黄遵宪、丘逢甲、胡晓岑、孙中山、廖仲恺、何晓柳、胡汉民、朱德、叶剑英、何香凝、宋庆龄、李光耀、叶亚荣等这些大人物?又何来广东梅州市大大小小的人物?又何来我类的千千兆民万姓?

这壮观的“客家之路”,还是由梅州的海外人士姚森良、姚美良两位太平绅士所捐建的。我走在这平坦、实在的道上,增添了几分广东客家人之自豪。

我来到公祠亭台阶前。从水泥大道至公祠正门,共有石阶101级,象征奔腾万里,永无止境。公祠正下方,有一碑亭,亭中立一方大石碑,正面刻着姚美良先生撰写的“客家魂”,背后刻碑记,记载石壁客家简介及其在客家史上的地位和作用。

在公祠门前,我们仰视楼上高挂的“客家公祠”牌匾。这端庄朴实的四字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叶选平所书。公祠坐东北朝西南方向,呈长方形,总体设计面积1万多平方米,主体占地三千多平方米,分前、中、后三部分,由迥廊连成一体。前厅供歇脚、陈列文物资料;中部为正殿,也称玉屏堂,亦即神祖堂,安置客家各姓祖先之神位,供奉英灵于一堂,庇佑其裔孙发达于五洲。中厅可供300多人同时祭祖。前厅与下殿呈现回字形建筑,中间有一大天井,两侧有宽敞的回廊,后部(正在建)为文博阁,为各种族谱、家谱、文献、资料、文物的珍藏与陈列之用。公祠整体设计为仿古宫殿形式,玻璃碧瓦,飞檐斗拱,雕梁画栋,蔚为壮观。

在这如此壮观、肃穆的公祠里,我忘记了盛夏酷暑,我忘记了尘世喧嚣,我忘记了功名利禄。我身上的每一细胞,都吸附于此,浸染于此,融化于此。谁不爱父母?谁不爱祖上?只有爱父母与祖先,才能爱我祖国与中华民族。在神祖堂里,正中最大的为“石壁客家百姓始祖之神位”,紧挨于其右下的为“张氏客家开基祖之神位”。我不信神鬼,但我敬祖先。没有他们,哪有我们?我在他们面前心澄目洁,万念归一,我深深地、虔诚地三鞠躬!

伴着我的兰芳先生太疲劳了,工作人员又要下班了,我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展厅。

当步出大门,我们望着群峰巍峨、紫气腾飞的远山,俯看石壁千村万落、千顷金波、脉脉河渠,我忽然想起:我站在上游的源头,广东兴宁的大成社在中下游。虽远离家乡,但我,正如河溪,与大成社息息相通。陈毅元帅的诗句“君在江之头,我在江之尾。同一江上源,同饮一江水”,刹时响于耳际。再推而广之,即使是天涯海角之游子,只要不忘记自己是客家人,只要不忘自己是大成社人,便会记起石壁,便会产生自豪感,便会为我们的祖宗、为大成社、为兴宁、为祖国作点贡献!

(转自梅州《客都旅游》2015年第2期)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百科学社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755934052@qq.com,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