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钱输赢和风水有关吗?(赌博最忌讳什么风水)


陈沐换了个坐姿,翘起二郎腿。

“枫哥,我想让你保护我的家人。”

“呵,你这求人的态度也和他一模一样。”南宫枫说了句不搭边的话语。

“你这可不像是求人的态度。”

“枫哥,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虽然我还小,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还的上。”

“好,就等你这句话。这个忙,我帮定了。”南宫枫直接拍板。

“你不问问原因吗?还有是谁在针对我。什么都不确定就帮我吗?”陈沐略微有一丝感动。

南宫枫看到这一幕,甚是满意,做了这么多铺垫,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只要在南宫城,没有我南宫枫保护不了的人。”南宫枫霸气侧漏的说道。

说完还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

再说了,你的情况我还不清楚吗?针对你的除了王家还有谁,如果王家不遵守我的游戏规则,大不了就重新换一个王家上去。

“不过,我只答应保护你的家人,你和玩家的纠纷自己解决。我相信这么点小事,肯定难不倒你吧?如果你连这都搞不定,那就世界以后真的就靠不住你了。”

“再加一个人?”陈沐突然提议。

“别太过分了哦。”南宫枫眯了眯眼睛。

“李家的李朵也帮忙照看下,算我多欠一份人情。”

“她。”听到这个名字,南宫枫懵了一下。

“怎么了?”陈沐看到南宫枫失态,感到惊讶。

“没什么,成交。”南宫枫伸出了手。

陈沐握了上去。

“行,多谢。”陈沐听到这句话,心里的石头放了下来,同时眼睛了也燃烧了战斗的欲望。

南宫枫看到这一幕,为王家以后的日子感到担忧,惹谁不好,惹到他选定的人。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打扰您了。”陈沐又喝了一口茶说道。

“别着急嘛,既然来了,晚上我带你去我的赌场玩两把。”南宫枫又到一杯茶挽留。

“你不怕我把你的赌场赢光?”陈沐看着南宫枫笑了笑。

“最多只能赢1000万,多了就不让你带出去了。”

“行。”

以前只有在赌片里看到赌场的风光,自己也非常的好奇,可是之前第一由于未成年,第二口袋也没有多少钱,哪里敢去体验?

既然南宫枫相约,陈沐自然也顺势同意下来。

“来来来,不要那么严肃,咱们聊聊人生。”

画风变得那么的和谐。

......

夜间,陈沐跟着南宫枫来到了南宫城最大最豪华的南澳赌场。

它有足够的底气,才能称之为最豪华,这里到处金碧辉煌,闪亮得让人睁不开眼。

就连公共厕所也是一样的,有着金色镜子,金色的水龙头等等,豪华得让人不敢相信。

这里的服务员对每个客人都非常的热情,他们履行着自己的热情服务。

经常来这里的人贵客,他们甚至都会安排他们住这里的总统套房,以及提供昂贵的餐饮。

百家乐,21点,德州扑克,老虎机等等各种玩法应有尽有。

每一个赌客的脸上都写满了疯狂二字。

或许所谓赌博其本质就是疯狂吧!

在资本主义的世界中钱和生命具有同等地位让运气天赋来决定生命, 这可绝对算不上正常呢。

可尽管如此,赌场却依旧人声鼎沸,正是这种不顾一切的疯狂,让人体会到快感。

所以,赌博正是越疯狂才越有趣啊。

不过这种堵上全部身价的疯狂带来的背后往往都是家破人亡。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能不碰就不碰。

“枫哥,你这一晚上流水不少吧。”

南宫枫微微一笑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是打了个招呼,让一个小弟送来了1000万筹码。

“悠着点哈,自己赢可以,别让他人跟风赢。去吧,接下来就是你的风光时刻,玩累了让他带你来找我。

对了,这是沐哥,等等一切听他的吩咐。”

“是,枫哥。”小弟说完转头看向陈沐:“沐哥好,叫我阿虎就行,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好的,麻烦你了。”第一次体验到当大哥的感觉,陈沐全身都感觉酸爽。

平时铁三角里面虽然邓聪和张斌也是沐哥沐哥的叫,可是那是兄弟,感觉不一样。

就在陈沐兴奋的拿着筹码去玩耍的同时,赌场外来了一批新的客人。

......

一个戴着墨镜,留着一把胡子的老头拿着八卦盘,还有三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拿着各种木制道具来到了南澳赌场门前,分别是龙大,龙二,龙三。

戴着墨镜的老头先观看了一眼整个赌场的外围布局,就开始不断赞扬。

“我去,厉害,太厉害了。”

“西门大师,南澳赌场这个风水局真的这么厉害?我看是传的太夸张,虚假成分过多。”龙大鄙视的说道。

“你懂什么?南澳赌场的风水是以九宫飞星术布成。

它的外表就像一个笼子,任何一个赌徒,一进去就像迷失的苍蝇一样被兜得团团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拿着八卦盘在门口挥舞了两下。

“哇塞,门口这个布局就更有学问了,就叫倒金钩。

你们认真看,他像不像一个倒挂的钩子,这可不是一般的钩子,这可是夺命钩。

顶端那个很有特色的钩子,就是钩尖,你一进去,它就勾住你的钱袋子,直到你把钱都输光了才会放过你。”

“这么厉害。”三个男子被老者说的云里雾里。

老者又抬头指了一下南澳赌场最顶端的一个圆球,也是南澳赌场的标志。

“这个叫绝命大摆锤,任何人只要走进七七四十九丈,一定会被它击中。

接着就会迷迷糊糊的走进赌场,这种状态的赌客进去自然输多赢少。”

“西门大师,那咱们还进去吗?”

“当然进去,但是咱能不能从正门进去,只能从侧门进去。

看到侧边的两个门没,那就是生死门,一生一死,而且还是随着时辰变动,如果客人近了死门,那就有去无回喽。”

三个男子有点焦急,本来计划就是奔着来南澳赌场发家一波。

现在被老头说的心里都感觉一阵阵发怵。

看到三人的神态,老者摸了摸胡子。

“既然我们说的出来赌场的布局,自然有解决的办法。”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百科学社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755934052@qq.com,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