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怎么养殖(穿山甲饲养)

新冠肺炎在全国范围内蔓延开来的这段时间,各方报道的关注点都集中在蝙蝠身上,说是蝙蝠体内“封印”的病毒放了出来。

然而,前两天又传来新消息,穿山甲可能是该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

图片来自:@华南农业大学

在穿山甲濒危广为人知的今天,这次“嫌疑”到底是怎么回事,又会对穿山甲的未来有什么影响呢?

什么是“潜在中间宿主”

媒体2月7日报道,华南农业大学等机构的科研团队发现,其多个穿山甲样本上的β冠状病毒阳性率达70%;而从中分离出的冠状病毒株,基因序列与目前感染人的冠状病毒株,相似度高达99%。

也就是说,穿山甲身上的冠状病毒,和带来这次疫情的冠状病毒很接近。

从穿山甲分离的新型冠状病毒电镜照片

图片来自:Chinanews.com

据研究团队的几位专家介绍,冠状病毒的最初来源一般是蝙蝠,但以往SARS(非典)、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的流行,是先由其他动物感染病毒成为“中间宿主”,再传染给人的。

比如SARS的中间宿主有果子狸,MERS的中间宿主有骆驼;而这次,穿山甲很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之一。

反正不是这样从蝙蝠传给穿山甲的

图片来自:《葫芦娃》

怎么会是穿山甲?

不过,倒也不必急着说“全怪某些人作死吃穿山甲”——吃濒危动物固然可恶,但在科学界弄清事实之前轻言“实锤”,轻易定性,恐怕也不够严谨求实。

病毒研究是个复杂过程,需要给科研人员充分的时间做调查、做分析。如果轻率错认传染源,反而会阻碍后续的疫情防控和药物研发。

报道称,在这次疫情发生的2019年年底,长江中游地区的各种蝙蝠已进入冬眠状态,不会出来乱飞;而山林里的穿山甲,可能会钻入蝙蝠冬眠的岩洞、接触到地面的蝙蝠粪……

图片来自:《穿山甲:全球被捕杀最多的野生哺乳动物》

不过研究团队表示,目前还不清楚新冠病毒在各种野生动物之间传播、变异的具体过程,也不能确认穿山甲就是唯一的病毒中间宿主。

研究团队称,此次分析的穿山甲样本,并非来自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也未公布其是否来自本土的中华穿山甲。

中华穿山甲

其实,近年国内野味市场的穿山甲,主要从国外盗猎并走私而来,且入境时大多已被杀死、剥皮和冷冻。

而国内的中华穿山甲,早就打着灯笼也难找了……

图片来自:WildAid

海关查获的走私穿山甲鳞片

图片来自:ABC News.com

穿山甲已经够倒霉了

在中国和一些东南亚国家,穿山甲肉长期被当作“大补”的野味,而穿山甲鳞片则被视为传统药材。加上习性特殊难以养殖,导致穿山甲总是被人捕杀,现代更是变本加厉。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专家组发布的数据称,自2016年以来,全球已有超过50万只穿山甲被非法贩运,是当今被捕杀最严重的野生哺乳动物之一!

被剥去鳞片的穿山甲

图片来自:cjn.cn

有着4000多万年演化史的穿山甲,属于哺乳动物中的一个小家族——“鳞甲目”,现仅存8种,亚洲和非洲各4种。

由于多年滥捕,目前中国大陆的中华穿山甲已岌岌可危:虽未像某环保组织声称的“功能性灭绝”,但也已从不少栖息地消失,身为“国二”却可能比有些“国一”还稀少。仅台湾岛上的亚种处境稍好,但也面临栖息地减少、公路伤亡等威胁。

现存的八种穿山甲

图片来自:Animal Answers

在中华穿山甲遭难的同时,东南亚的马来穿山甲(中国云南也有少量分布)也被严重盗猎,现已一同沦为“极危”级别的难兄难弟。印度穿山甲和菲律宾穿山甲,数量也所剩不多。

在这种情况下,盗猎黑手又伸向了非洲的4种穿山甲。对于早就被非洲人当野味吃的它们来说,亚洲市场的需求更是雪上加霜。

团成球的南非穿山甲

图片来自:africasafaris.com

然而,穿山甲肉并无特殊营养价值,其鳞片也只是特化的皮肤衍生物,主要成分是和手指甲一样的角蛋白。所谓“通乳”等药效,或许只是根据穿山甲擅长挖洞,猜测出来的。

某种程度上,古人出于不了解穿山甲而产生的神化,反而害了它们……

不仅不能通奶,也不会穿山

现实中,穿山甲的挖洞能力,确实超强。

它们的前肢短粗有力,中央3个脚爪长而弯曲,堪称肉身挖掘机。掘土自然不在话下,一天内能挖出4~5米深的洞穴;刨开混凝土一样的白蚁穴,也问题不大。

不过像传说的那样“钻山开路”,或是在乱石之中快速挖洞,它是办不到的。

刨刨土还是可以的

在遇到捕食者时“土遁”,也不太现实。穿山甲主要的御敌手段,是像刺猬一样蜷成一个球,裹起脑袋和肚子(穿山甲腹部没有硬鳞保护),让对方无从下口。

只是对面若是猎人,下场就惨了……

狮子:二脸懵圈,无从下口

图片来自:animalbliss

此外,穿山甲还有两项种族天赋:一是长舌头,二是长尾巴。

穿山甲的牙齿已经退化,但有一条超长的舌头:全长1米左右的中华穿山甲,舌头长达40厘米;而全长可达1.8米的大穿山甲,舌头竟有70厘米长!这条长舌头嘴里放不下,而是藏在一条延伸到腹腔、像剑鞘一样的“舌管”里。

穿山甲长长的舌头

图片来自:trufflepig.com

穿山甲的长舌头还连着发达的唾液腺,能用黏性唾液粘住蚁群,一卷一把美滋滋。

因为没有牙且缺乏咀嚼肌,吃下去的蚂蚁、白蚁都直接吞到胃里,由坚硬的角质胃壁碾碎。

图片来自:《穿山甲:全球被捕杀最多的野生哺乳动物》

除了大块头的大穿山甲、南非穿山甲和印度穿山甲,另外5种穿山甲多少都能爬树。

在树上走动时,穿山甲的长尾巴能有效起到平衡作用。特别是非洲的两种树穿山甲,几乎整天待在树上。它们的尾巴不但瘦长有力,还像卷尾猴的尾巴一样有缠绕性,能缠住树枝,把身体倒立起来。

吊挂在树上的长尾穿山甲

图片来自:factanimal.com

我们能为穿山甲做什么?

得知“穿山甲可能有病毒”后,我们要做的当然不是去消灭穿山甲——就像捕食飞虫、传播种子的蝙蝠一样,大吃蚂蚁和白蚁的穿山甲,也是维护野外生态平衡的重要一环。

穿山甲平时极少主动接近人类,这些年更是被人类搞得几近“亡国灭种”,我们怎能再加害呢?

图片来自:《穿山甲:全球被捕杀最多的野生哺乳动物》

我们要做的,是提醒更多人接触野生穿山甲有风险,没事尽量别去打扰它们(科研和保护人员除外),更别想着吃它们。

对那些卖穿山甲、吃穿山甲的人来说,以后可不只是“牢底坐穿”的问题喽,最好考虑下要不要命。

图片来自:《穿山甲:全球被捕杀最多的野生哺乳动物》

当然,知道穿山甲有这些风险后,或许会影响人们对野生穿山甲的救助。如果哪天你万一遇到野外受伤、被困、或是被人关在笼中的穿山甲,如果担心被传染,可以尽快通知警方,或者联系当地的野保救助机构,由专业的人来帮忙。

毕竟对种群凋零的它们来说,如能挽救一只,便是大善。

华农兄弟家的竹鼠,算不算野味?

“吃蝙蝠长寿”,居然是他造的谣!

可别再吃野味了,害人害己害动物

撰文 | 子凡

微信编辑 | 高兴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百科学社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755934052@qq.com,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