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中的旗山是什么样的山(风水旗山有几种形状)

文艺合肥

“日落看归鸟,潭澄羡跃鱼。”

“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自古以来,

文人墨客对于“潭”似乎格外钟情,

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佳句诗篇。

“潭”,以其深不可测、清幽静谧的绝美风光,

令无数人心之向往。

在合肥,有很多美丽的“潭”,

或阴柔或阳刚,

人们根据这些水潭不同的特点,

赋予了一个个好听的名字。

本期“趣读合肥”

邀请你和文艺君一起

走近“庐州古潭”

聆听关于那些神秘的古谭

流传着的凄美的神话传说

和动人的历史故事。

龙潭大凼

巢湖旗山,如一位仙人侧卧,望着南去的裕溪河水。怀中,有一盏盛满玉液琼浆的酒盅,总也饮不尽。这酒盅即为龙潭的大凼。潭边,生活着一群人,这里有着姓氏缘由、地理传说、历史故事。

巢湖城东旗鼓立,成语“旗鼓相当”在此有出处。旗山,也因形似旗帜招展得名。旗山脚下环有村落,山尾,亚父书桥社区里,有座村落叫亚光。

相对鼓山浑圆的山体,悠长的旗山,像是一位侧卧仙者,揽入怀中的,正是亚光。亚光村,为李氏家族聚集地,巢湖城中的李姓多从这里走出。据村民说,亚光李姓先祖并不姓李,而是由张易姓而来。

四百多年前,皖北寿州瓦埠湖一带常有水患,灾民出外谋生。其中有张户人家一路往南,过庐州府,逃荒至裕溪河边。张家一路劳累奔波,食不饱腹,寝不安席。这一日行走到旗山脚下,讨得一碗粥,放在水塘边,不慎碰倒沉入塘中。

张家心中懊恼,把筷子也扔进塘中,口中赌气念叨,如果筷子下沉,我就以此安家,再不拖家带口,四处奔波。话言毕,只见筷子隐入水中。张家先祖起身,四周观望,东有旗山山林,西有裕溪河滩,也是择家之地,于是就此落居。

瓦埠湖地带有着渔捕传统,因而张家于裕溪河里捕鱼,于山前开荒种植,养家度日。落户初,经过艰苦努力,略有余粮,他们开始延续后代,但流年不顺,总觉水土不服。张家七子中,陆续五人殒命,张家悲伤不已,又对此困顿不解。这一日,似有仙人托梦,张家在梦中求仙,问如何保得张家平安?仙者说,张字,弓长有武之嫌,旗鼓自古武力之地,只可容,怎可争锋。张家再求解,仙者说,归一地当融合。旗山上多林,山下潜子孙之福,木下有子,也是九九十八子,寓意后代多传世,人丁旺,不妨取个“李”字。

张家因梦化解,改李字传宗接代。在村后半山处,以水源之地面向山巅祭拜念恩,后发现泉水旁有巨石,石上有仙人留足印。

有年大寒,河畔上冻,一场大雪后,已是大年三十,李家绝了口粮,于是族人商量去旗山邻村刘洼大户地主家借粮。来到刘洼,李家人恳切说明来意,刘家仆人凛色断然拒绝,李家愤然转身离去。刘家仆人忽然发现,大雪之下,雪深多寸,李家刚站立之地,尽都融化成水,大惊,慌忙报告。地主忙说,米不需借,只管给,忙让仆人追上李家,李家气恼,再不搭理,径直回到村中。

大年三十,一村人为口粮犯愁,有人提出砸开村边池塘冰块,看能不能捕到鱼。他们试着砸出冰口,惊奇发现鲤鱼跃出不断。

这一新年,正是一塘鲤鱼救活了李氏家族。为了感恩,李家在村口建起一座鲤鱼桥,长约四五米,全用三米青石铺成。逢雨季,圩田积水,鲤鱼桥就成为村里村外的主要通道。

上世纪,随着圩田改建,道路更新,鲤鱼桥被拆毁。古石桥、裕溪河滩,行船樯帆、落日旧景不再。亚光村里,一座亚光小学虽已荒废,却留有村中上学郎的记忆。它曾是环旗山一带少小求学的摇篮。

在山林里隐藏着一处“师姑井”。相传早先为李氏祖先祭拜托梦仙人之地。又传说秦末年间时范增隐居在此,博览群书,后于山下古渡码头乘舟而去。

师姑古井,为建庵堂师姑娘娘所称。一口甘甜的井水,为亚光村民曾经饮水之处。亚光出来的李氏族人说,他们都是喝师姑井水长大的。

在旗山阳面,有口深潭,被村人称为大凼,像被旗山拥在怀中。传说旗山为仙人侧卧,醉望裕溪古水,大凼为其怀前一盏酒盅,盅内酒水醇香饮不尽。

大凼为旗山山水汇聚而成,旧时,因有水道连通裕溪河,这里也成为旗山通往外界的水上码头。

上世纪在潭中发现大量白色或黑色优质黏土,成为耐火材料矿区,挖掘不断,是一地靠山吃山的经济来源。因矿采,部分水域深达百米,并形成众多矿洞。

随着停矿保护,山水再度汇聚,大凼恢复宁静,潭水幽深,三面环林,水体呈现出蓝宝石般的神秘色彩。

每逢大雨,旗山山水汇集,让一方深潭更新自净,潭水更为清澈。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百科学社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755934052@qq.com,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