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学女人在家练字好吗(自己在家练字最快最好的方法)

笔者按:夏至这一天,去了山的深处,收集了几十片形态相似、大小无差的绿叶子,自以为是地挨个叫出这些脱离了枝干的树叶名属,顽笑称自己发现了“一种植物学的新玩法”,于是,很悉心地将这些树叶带回家,一片一片地夹在了平日喜读的书里。赋闲时候,偶尔翻书,在某一片早已干透了的叶背上写下几行短诗,再隔几月或几年,捻起叶柄吟一回,这便是我持续了多年的癖好。自小时,不爱群居而爱独处,常走到后院后的一片自成规模的小树林里,静待大半天,拾几片与众不同的叶子,带回书房尘封在书桌垫板上的大玻璃下,日久天长,叶子被压得美丽齐整,这便是我儿时私以为零花钱也换不来的小确幸。直到现在,我仍旧像对待信仰般地坚信:这个世界上,只有植物,能让我由内而外地活起来。这么些年,见了不少植物,也集纳了许多不一样的叶子,但愈走进植物的世界,就愈发现,自己的眼光何其短浅。植物让我获得了坚韧的力量,与此同时,也让我意识到自身的无知与渺小。植物从生到死,有种、根、茎、花、叶、果,不过在所有的器官中,独有叶子可以书写人类的生存史。

无花果叶

遮羞

西方的《圣经》说,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里生活,听信了蛇的话吃了园内树上的果子,看到赤身裸体的自己感到羞耻,便采来无花果的叶子作为遮羞裙,自此,无花果叶就成了“人类遮羞布”。另外,在诸多的东方壁画和文字作品中,也确凿记载了人类童年时期以叶遮羞的历史。

祭祀

远古的哲学流派普遍都有植物崇拜,尤其是树叶崇拜的传说。古希腊人以树叶的零落哀悼人类生命的凋亡。日本大和神道教也以榊叶(亦即“杨桐树叶”)供奉真榊,以表对亡灵祭祀之敬意。

占卜

在《红楼梦》中,湘云的那段“阴阳论”说“一个树叶儿还分阴阳呢,那边向上朝阳的就是阳,这边背阴覆下的就是阴。”故而,树叶也有阴阳之分。原始人就地取材,采叶观正反、计数目便是树叶占卜的最初级形式了。在中国古代命相法中,用周易六十四卦爻辞占断卦象,卜算吉凶,是典型的“树叶占卜法”。

贝叶经

写经

源于古印度的“贝叶经”即是写在贝树叶子上的经文。早期的印度人更是采集贝多罗树的叶片,在上面画佛像,可谓是最古老的佛教书写史了。大唐玄奘当年历时17年,从印度求取回来的657卷经书,现今尚珍藏于西安大雁塔中。

住宿

在印度教,神仙们居住在菩提树里。毗湿奴住在树根,拉克希米住在树干,纳拉扬住在树枝,哈里王则住在树叶。住在树叶,听起来多像一个神话?可远古人类将神祗与树叶联系到一起,表露出他们对树叶的深深崇拜。

烧瓷

柏叶、枫叶、菩提叶、桑叶、茶叶是古人烧制黑釉瓷盏纹样的天然好料,唐宋人独爱秋桑叶烧瓷,一则以其通禅,二则得来便宜。

王献之与爱妾分别的地方:“桃叶渡”

传情

“桃叶传情,竹枝传怨”是流传于文坛的一句惯语。吴声曲调中有东晋王献之为妾所作的《桃叶歌》,曰:桃叶映红花,无风自婀娜。春花映何限,感郎独采我。语虽短,情却长,引得时人争相传唱。在民间,却有“桃叶辟邪,柳叶招鬼”之说,却是风水学上的讲究了。

馔食

树叶馔食,不足为怪。在采集文化发展巅峰时期,植物的枝、茎、叶、花、果、粉、根皆可入馔,何况树叶?槐叶、柳叶、花椒叶、香椿叶、榆叶、嫩竹叶、枸杞叶、桑叶,以至一切无毒无害之树叶,皆可馔食。自唐代即有的“乌米饭”便是以南烛叶捣汁做成的紫黑色米饭,每年于四月初八“乌饭节”合家共餐。又因四月初八乃“佛诞日”,释家人亦以乌桕或枫叶蒸食乌米饭。

裹食

民间五月五食角黍,以芦苇叶、箬竹叶甚至苞谷叶裹糯米、瘦肉、蛋黄、蜜饯、豆沙之馅,不失为一种清爽的裹食法。笔者久居江南,尝见农人将蒸食置于苇叶上,汲其清芬之气,实在可羡。

竹叶茶

烹茶

除却茶树叶外,人类的树叶烹茶史几乎可以撰著一本书了。桑叶、竹叶、柳叶、杨叶、石榴叶、银杏叶、柿子叶……甚至可以入药食的树叶都能在适当加工后入茶,可谓是:药、食、饮三用也。

织衣

自古以来,中国古人就以苎麻为纺织材质,制成植物纤维衣裳。《诗经•葛覃》云“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甚至提到了苎麻织布的环节。其实,苎麻叶要经过采、撕、割、晒、淋、泡、理、漂、绕、纺织等20多道加工环节,才能最终上身。另外,黄麻、青麻、大麻、亚麻、罗布麻和槿麻也是常用于织衣的麻类纤维作物。

练字

唐代郑虔曾留下一段“采叶学书”的佳话。出身寒门的郑虔正愁无钱买纸,漫步于柿子林,捡起几片肥大的柿叶回家,不料提笔写字比纸更有一番风味。从此,“柿叶书”就成了当时无人不知的“郑虔三绝”之一。南北朝徐伯珍以箬叶写字以及唐代怀素和尚以芭蕉叶写字,也一时留下了文名。

叶吹

著书

叶上写字尚可想来,而叶上著书却是罕见之事。元末陶宗仪曾花十年时间在树叶上写成20余万字共30卷的《南村啜耕录》,记录平生耳闻目睹之事。隐居于松江农村的陶宗仪将这些写在树叶上的笔迹藏于瓦罐中,埋在树根下,这种别具一格的路子却与雅人烹雪的法子出奇地相似。

题诗

唐代诗人顾况曾拾得从宫流中传来的大梧叶,上题一绝句“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随红叶,好去到人间。”次日,他和诗一首,抛入流向宫中的水里,一时成为美谈。又有书载唐代诗人卢渥于京师御沟拾得一红叶,上有题诗“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之后,卢渥与题诗的宫人结成一段姻缘。

吹曲

记得儿时,常常摘取一片树叶置两唇间,手执两端如按笛状,学人吹出清亮的曲子。树叶,也算是一种单簧气鸣乐器。无论是民间还是宫廷,都有“叶吹”的一席之地。唐《通典》云:衔叶而啸,其声清震,橘柚尤善。其实,除了橘叶和柚叶,竹叶、柳叶、冬青叶、梧桐叶、杨叶、橄榄叶、榕树叶、香樟叶,只要是老嫩得当、叶缘无刺的树叶子,都大可充当乐器。木叶青青,曲声嘤嘤,不亦人生一乐乎?

一片小小的树叶,从人类的物质生活到精神生活,几乎涵盖了足足一部人类史。但叶子的好处,永远说不完。叶子的故事,也就暂写到这里。有一篇叫做《老人与树叶》的文章,作者说他原来有个左邻,是在战乱时失去了所有亲人的老人,几乎经历了人生所有的苦难。但无休止的折磨并未夺去他的乐观态度。老人曾让他看一片树叶,这在深秋时节早已黄绿夹杂的老树叶上,有许多大小不等的孔洞,就像天空里的星月一样。

老人说:“它曾在春风中绽出,阳光中长大。从冰雪甫融到寒冷的秋末,它走过了自己的一生。这期间,它经受了虫咬石击,以致千孔百疮,可是它并没有凋零。它之所以享尽天年,完全是因为对阳光、泥土、雨露充满了热爱,对自己的生命充满了热爱。相比之下,那些打击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老人的眼里,树叶上写满了人生的答案,写着一部历史,要像珍存一本哲学书一样地,正视每一片树叶。

文/玄枵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百科学社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755934052@qq.com,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