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一家人(你们才是一家人)

杜萍感觉天都要塌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丈夫范斌竟然会有外遇!

  八年前,范斌是镇上的一名教师,而杜萍只是一个打工妹,两人的恋情遭到了范斌母亲的坚决反对。老太太认为杜萍找范斌是高攀,双方门不当户不对,她另外托人为范斌介绍了一个副镇长的女儿,认为只有对方才能配得上她的儿子。

  在杜萍绝望之际,范斌抛除成见,毅然选择了杜萍。他辞职和杜萍一起去南方闯荡。这种私奔行为在当地是有辱门风的丑事,范斌母亲为此得了一场重病,差点送了性命。病好之后,老太太就当众宣布她和范斌、杜萍断绝一切关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为此,两个家庭一直都处在冷战状态。

  经过这一场风波后,杜萍和范斌的感情更深了。两人咬着牙,在南方默默地打拼,终于事业有成。两年前,两人回了老家。杜萍在城里开了一家品牌专卖店,范斌进入一家公司做了高管。

  然而,令杜萍悲痛的是,现如今他们闯过了难关,变得有钱了,丈夫却变了心,背叛了她。难道真如别人说的夫妻只可共患难,不可同富贵吗?

  伤心之余,杜萍决定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发现丈夫有外遇其实很偶然。上周末,杜萍到商场闲逛,一是想看看现在流行的衣服款式;二是准备为丈夫买一套保暖内衣,冬天到了,不能冻着丈夫。可就在挑选内衣的时候,杜萍看到了令她终生难忘的一幕。那一刻,她简直如五雷轰顶,眼一黑差点摔在了地上。

  在商场远处的走廊上,丈夫正和一个女子有说有笑地并肩走着,接着两人一拐,进了旁边的皮衣店里。

  杜萍当时肺都快气炸了,丈夫明明和她说去单位加班的。她很想立即追过去责问,可在巨大的打击之下,她觉得浑身发软,心脏咚咚咚地跳得厉害。杜萍只好稍微缓了一下,手抚着胸口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才抬脚向皮衣店奔去。可等她到了那里,人却早已离去。营业员告诉她,两人进店后并没有停留,径直买了一件皮夹袄后就走了。

  皮夹袄?听到这里,杜萍脑子里又是一晕,这少说也得千把块吧。平日里,她买件原价几百块的衣服都得等打折降价的时候才舍得买,而自己的丈夫一出手就为“小三”花了上千块!

  杜萍的心口如同压了一块大石般,闷得喘不过气来。

  回家后,杜萍本想立即和丈夫大吵大闹,把事情揭穿,可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毕竟现在她还没抓到真凭实据,丈夫很容易抵赖。要想让丈夫彻底认罪,就必须打他个措手不及,把铁一般的证据放在他面前。

  很快,丈夫回家了。为了掩饰心中的怒气,杜萍特意拿出了上午买的保暖内衣,两人一如往常,有说有笑。趁着闲聊间隙,杜萍借口需要花钱给家里添点新家具,把丈夫的工资卡要了过来。同时,她还装作不经意地问丈夫下周末是否又要加班,丈夫想了想后才点点头。

  下周末一到,范斌起了个大早,匆匆忙忙地就驾车出门了,杜萍赶紧喊了一辆出租车紧随其后。范斌七拐八拐,渐渐地出了城区,到了城郊结合部,在一片棚户区前停了下来。杜萍知道,这是乡下来的务工人员的聚集地。

  范斌锁好车后,沿着小巷走了几步,然后在一个小院前停了下来。他刚要抬手敲门,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了一阵“来了,来了”的喊声,接着院门开了半扇,露出了一个女人的笑盈盈的脸。

  一看到这张脸,杜萍立刻觉得热血上涌,那些让她痛恨的往事又浮上了心头。

  这个女人叫王燕,正是当年那位副镇长的女儿。在和范斌告吹后,王燕嫁给了一个商人,可谁知没过几年,商人被生意伙伴骗得倾家荡产,一时想不开就自杀了,而这时祸不单行,王燕的父亲也因为渎职进了监狱。王燕的人生一下子跌到了谷底,她一个人拉扯着孩子,艰难度日。前不久,才搬到了城里,以做家政为生。

  真没想到,兜来转去,丈夫竟然吃起了“回头草”。不过这也难怪,丈夫现在是个成功人士,看见当年的红颜知己落了难,哪能不伸手帮一把呢?帮着帮着,两人自然就鬼混到一块了。

  “下贱!”杜萍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怒骂道。

  这边杜萍正在咬牙切齿地生气,那边只听“吱呀”一声响,院门开了,丈夫竟然骑着一辆人力三轮车出来了,车里还放着两个空煤气罐。杜萍开始还不理解,接着却立刻想通了。看来丈夫被她管紧了钱包后,没法在经济上支持“小三”,无奈才出此下策,以帮对方多干点体力活来讨好对方。

  范斌整整忙碌了一上午,不但为王燕运来了煤气,而且还修理了门锁,甚至连门口的煤渣子都扫得一干二净,直到中午时才开车离去。

  杜萍冷笑了一声,她决定再跟踪一下王燕,看看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又要干些什么,说不定由此还能查获新的证据。

  范斌一走,王燕像是添了什么心事似的,急急忙忙地吃过午饭,然后将孩子交给邻居帮忙照顾,之后就骑上摩托车,朝乡下老家赶去了。

  杜萍很奇怪,王燕这一走,丈夫还怎么跟她幽会啊?不过不管怎样,也只有跟下去了。杜萍雇了一辆面的,紧紧地盯着王燕。

  一直骑了两个多小时,王燕才在两间破瓦房前停下。王燕一愣,这个地方她太熟悉了,这不是自己婆婆家吗,只是没想到现在已经败落成了这个样子。但王燕不回自己家,却到这里来干什么……

  杜萍让面的停在了一个僻静处,静静地盯着王燕,看她到底要干什么。只见王燕进屋后,从屋里搀扶出了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杜萍的心又是一惊,没想到婆婆已经老成了这个样子,一张脸堆满了皱纹,走起路来两条腿更是不停地打摆。很显然,这些年婆婆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过得很不容易。

  杜萍突然觉得有点愧疚起来,自从和婆婆闹翻后,她就给丈夫下了死命令,绝不准他一个人偷偷回来看老娘,否则的话,两个人就离婚。杜萍性格刚烈,脾气倔强,凡事说到做到,丈夫一直不敢闯过这条禁线。可现在看着风烛残年的老人,杜萍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了。

  王燕扶老太太出来坐好后,从车筐里拿出一个大包,抖开一看,是一件黑色的皮夹袄。只见王燕贴着老太太的耳朵大声地说了一句:“大娘,这是你媳妇杜萍特地给你买的,托我带来的,穿到身上最暖和不过了。”

  这句话让杜萍和老太太都大吃一惊。

  老太太张大了嘴,嗫嚅了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过了好久,才用不敢置信的声音说道:“这真是俺媳妇买的?”

  王燕使劲地点了点头,又道:“她生意忙,走不开,一有空她就会亲自来看你的。”

  “好!好闺女,不记仇的好闺女啊!”老太太连声说道。一边说着,还一边不停地抬起袖子抹去眼角淌下的两行浊泪。

  王燕说罢,拿起笤帚、抹布,开始里里外外打扫起来。老太太忙颤巍巍地站起来阻止,估计是不好意思麻烦别人,这时只见王燕又趴在老太太耳边说:“大娘,没关系,你儿媳已经帮我打扫过了,这只是我还给她的。”

  老太太听完这句话,才又心安理得地坐下,瘪嘴巴在不停地动着,似乎在念叨着什么,满脸都是幸福的神色。

  到这一刻,杜萍终于明白了一切,也终于体会出了丈夫的苦心。丈夫正因为深爱着她,害怕她恼怒,所以才委曲求全,小心恪守着她的规矩。可是母子亲情,血浓于水,又怎么能挡得住呢?无奈之下,丈夫才不得不假手于人:他自己先帮王燕干活,然后再让她代替自己孝敬母亲……

  都是一家人,要学会放下仇恨,好好去爱。杜萍暗暗下了决心:得赶紧找丈夫去,一起过来接婆婆回家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百科学社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755934052@qq.com,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