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之都首页在线观看(欲都网站都哪里去了)

作为今年中秋档唯一一部“军事动作爽片”,电影《狼群》已经在全国上映。该片讲述了境外恐怖分子企图破坏我国海外天然气田,狼群小队化身反恐精英雷霆出击,及时守护祖国能源命脉的故事。影片吸人眼球的题材,加上张晋、蒋璐霞两位武英级动作明星的“硬核”配置,让《狼群》自定档以来就备受不少军迷观众的期待与关注。

《狼群》海报

近年来,随着中国国家实力的日渐强盛,以及“一带一路”的提出与拓展。国人的传统安全观亦在悄然发生变化,从那句东汉班固在《汉书》中的“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有了当代演绎,并广为传播便可见一斑。

这种变化也必然从现实投射进影视创作之中。从类型细分上看,《狼群》固然可以对标之前的《红海行动》中的“蛟龙小队”,但恰如片名提示,《狼群》不是一匹“独狼”的单打独斗,归旨在“群狼”面对强敌时的袍泽情谊与群策群力。

《狼群》小队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中在编的精锐,而是一群不忘初心,誓死捍卫祖国海外利益的反恐精英。类似的主人公出现在国产电影中,之前并不多见——反倒是,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不少国人就通过录像带和碟片的渠道所观赏到的好莱坞电影《第一滴血》《天龙小队》,再到近些年史泰龙二度回春领衔出演的《敢死队》系列电影,或可做参详。

近日,电影《狼群》中的“头狼”、知名功夫演员张晋在北京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他饶有兴趣地介绍说,之所以参演这部影片,终究还是故事本身打动了自己。“我在里面饰演狼群小队的‘头狼’,我后来根据他的形象取了个名字,‘刁缠’。刁是刁钻的刁,缠是难缠的缠,从名字就让人看出他不好惹,电影里他们都喊我‘老刁’。”

张晋 饰 老刁

【对话】

“要让装备和服装‘长’在自己身上”

澎湃新闻:《狼群》是一部反映中国反恐精英在境外反恐,捍卫国家能源利益的军事动作片。这样的题材之前很少见到。我很想知道当初作为电影编剧、导演的蒋丛拿着本子找到你,剧本和老刁这个人物形象,有哪些打动你的地方?

张晋:当初看完剧本,我就觉得它比较特别,不是一般的军事类题材。像“狼群”小队这样的职业安保群体,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特种部队,但在海外却执行相似的安保甚至作战任务,而且明显带有维护祖国海外利益的出发点和初心,这一点让我感触很深。

我们的首映礼上,现场原中国武警雪豹突击队特战队长丁安杰先生说了一句话,给我的印象很深,“我相信我们5700万退役军人永远心中铭记着一句话,‘若有战,召必回’!”其实能做这行的,基本都要掌握熟练的军事技能,很多人也都是之前的退伍士官。

回到剧本,终究还是故事本身打动了我。我在里面饰演“狼群”小队的“头狼”,我后来根据他的形象取了个名字,“刁缠”,刁是刁钻的刁,缠是难缠的缠,从名字就让人看出他不好惹,电影里他们都喊我“老刁”。同时这部电影讲述的是团队集体作战,里面的兄弟情也特别打动我。由于篇幅所限,七个小队成员的背景出身不能全部交代得很具体,其实这些人本身由于身份特殊,有些背景点一下吧,反而是恰到好处,军迷朋友可能一看就明白了,不大了解背景的人也完全可以入戏。

澎湃新闻:参与到《狼群》这部电影,你有没有近距离观察过狼的习性?

张晋:哈,我倒是没有近距离观察过狼,只在动物园和《动物世界》里见过它们。

我知道狼是群体动物,同时一个狼群里都有一匹头狼。我觉得这个电影叫“狼群”,名字还是挺恰如其分的。

澎湃新闻:如你所说,老刁这个人物就是小队的“头狼”,能否再具体讲讲?

张晋:老刁这个人,我觉得他首先是外冷内热,心里特别能装事,因为很多东西他是无法讲出来的,同时他是个非常有行动力的人,这样的人我本身就非常欣赏。而且他和我本人在性格上也挺像的,很多事情都是装在心里,性格比较偏内敛一点。你能从他身上感受出一种信念感,他不是单纯为了钱去卖命,家国情怀和兄弟情谊都在他身上集中体现出来,从表演角度也给了我去创作人物的空间。

《狼群》张晋海报

澎湃新闻:从《一代宗师》成名,这些年来观众对你的印象,要么是民国范儿的拳师,要么是西装暴徒式的都市功夫高手。这一次饰演一名准军事人员,我很想知道你怎么和自己手中的枪械和这身作训服建立一种信任和感情?

张晋:男人嘛,可能都有一种尚武、喜欢枪械的情结,我在看剧本的时候,就发现里面涉及到小队成员的武器装备都列得清清楚楚。你能看出导演、也是编剧蒋丛他花了很大的心思,因为从你拿什么枪械,使用什么样的刀具,这些都可以看出这个人物某些方面的性格和特质。后来导演跟我们谦虚,说他并不是一个资深军迷,但他在创作过程中,有一批军迷朋友给他出谋划策,特别是我们这次的军事顾问吴鑫磊先生,给我们提供了很多职业的指导和建议。

《狼群》剧照

澎湃新闻:能介绍一个具体的案例吗?

张晋:你比如说我们在进组前都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枪械战术训练,学习了很多军事知识。同时,吴鑫磊老师又针对这部戏里“狼群”的人设,对我们的动作进行了细节上的打磨。我们在使用枪械上同正规的解放军战士肯定是不一样的,一方面同样是要求娴熟,另一方面则要体现出个性。像老刁这样的老兵,他懂得张弛之道,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放松下紧绷的神经,不会一直端着枪,或者把枪就规规矩矩背在背上,而是可能有时候横着放,有时候斜着放,但你又不能显得很拉胯,像是散兵游勇,这个分寸感也特别重要。

说到装备和服装,我们在现场的办法是穿上之后就不再脱掉了,就是要让它们“长”在自己身上。以前我拍《一代宗师》的时候,马三穿的是棉袍马褂,我每天在片场都穿着这身行头,像马三一样坐在那里,没我的戏份我也是如此。这次到了片场,大家行动坐卧走都是带着人物角色在身上的,都在体会那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随时就能出发,随时就要掏枪射击的感觉。

澎湃新闻:吴鑫磊曾经在法国外籍军团伞兵单位服役,《狼群》中也有很多特种空中运输以及高跳低开“HALO”的戏份,也让这部电影有别于普通的网大。谈谈这部分的拍摄体会?

张晋:哈哈,“HALO”那可不是谁都能学会的,这部分是采用绿幕拍摄,当然在设计方面主创也花了很多心思,好莱坞同类电影一般也有类似在夜间伞降到敌占区的镜头,这方面我觉得《狼群》也经得起影迷的挑剔。直升飞机直接用吊索把人吊起来撤离的戏,那座桥是实景。我们是在新疆克拉玛依拍的,每天都挺早出发的,因为要抢光线,拍摄地也比较远。最难忘的还有拍夜戏,天气实在太冷了,零下二三十度。大家在片场宵夜,组里会给我们端出一碗羊汤,喝完身上暖和起来了,心里也是暖的。

张晋

“开拍前,我们就确定要走实战风”

澎湃新闻:尽管这一次玩枪多一些,但观众肯定对你“动手”的戏份有所特别期待。谈谈你和动作指导董玮此番合作,如何设计拳拳到肉的搏击场面?特别的,最后一战和大BOSS短刃格斗的戏份,具体介绍下。

张晋:这次跟董玮指导在开拍前,我们就确定要走实战风,就是不太注重那些所谓的功架和招式,而是偏实战,很多动作都是本能。现场有些动作也不在设计之内,像是短刀相接的时候,往后退或者往前进都是本能反应。片中饰演大BOSS的外国演员,他进组的时候就表示自己会使用短刀格斗,而且他就是带着自己的短刀(道具)来的。拍戏的时候,我们俩基本就是本能对本能,因为从剧情设置上,老刁必须马上干掉他,才能阻止油气田的大爆炸,一上来都是废话不多说,刀刀致命地往身上招呼。导演现场的要求也是希望我们要把情绪做到位。坦白讲,我本人之前并不是军迷,平常也不会去玩枪和匕首,但在片场它们和我一刻不离,就是要让它们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澎湃新闻:我对你在《叶问3》里使用两把八斩刀对打甄子丹的双刀印象深刻。都是利刃,用刀和用匕首拍戏有什么不同?

张晋:在中国功夫里使用刀,和现代军事格斗里用匕首肯定不一样。刀的动作是以劈、砍,斩杀为主,匕首则是要刺、戳、划为主,《叶问3》里我和丹哥的对打,如果你仔细去看,特别是展示俩人全身的动作时,会看到我们的双腿其实都是扎着功架的,上半身无论是隔、档,一招一式如果慢下来看,也都有招式。中国功夫片有自己的一套讲究,也讲究观赏性,比如说我要是打形意拳,出拳是不能高过胸的。但在《狼群》里完全不是这样,格斗片就是要偏写实,出手就是以打倒对方为主。

《叶问3》剧照

澎湃新闻:片中,老刁的角色允文允武。除了打戏,你也有不少内心戏份,比如和柯童的关系上,老刁在这位后生面前亦父亦兄。再比如在队员“蛋壳”牺牲后,老刁在痛哭之后又要坚强领导团队,谈谈这些。

张晋:作为一个团队的队长,他不能在人前暴露自己脆弱的一面,他必须绷得住。其实我拿到最早的剧本里,开场就是他在殡仪馆看着自己一个兄弟的尸体被推进冷柜,他这个行业也是刀口舔血的(职业),身边会不停地有兄弟离开,他自己也随时做好了离开(人世)的准备。

在准备这个角色的时候,我之前作为武术指导的经历被我又回想了起来。其实我的性格一直都不是做leader的气质,从小男孩们玩打仗游戏,我都是那种跟着别人屁股后面的,没有欲望去做leader。直到后来开始做武术指导,因为做武指要有一个团队,我也会带着手下一帮兄弟。当然,我们的工作并没有《群狼》里的小队那么危险,但也必须有一种凝聚力,就是我的后背可以完全交付给你,彼此间要有这种高度的信任。比如在片场拉威亚,当你吊在空中的时候,是无法判断(身处)高低和运行速度快慢的,这个时候你必须信任自己的兄弟,相信他可以在危险关头拉住你,而你才敢于放手去做动作。所以,在我看来老刁身上也有一种像武术指导的气质,就是我敢于把后背完全交给你。

澎湃新闻:我知道你在做武术指导时就曾参与好莱坞电影《夜魔侠》的经历,前两年还出演了《金蝉脱壳3:恶魔车站》。而导演蒋丛也参与过《碟中谍3》在上海的拍摄,谈谈作为类型片,《狼群》的国际市场对标和提升路径?

张晋:国际市场的问题,作为演员可能不太好讲,但我相信一个好的作品到哪里都会有市场。就我个人经历而言,特别是拍过《叶问3》和《叶问外传:张天志》之后,有一次我在国外旅游,就有好几个高大的黑人朋友围住我。我一开始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一聊才知道他们非常喜欢张天志这个角色,对于中国功夫也特别崇拜,这是我在当时拍摄的时候完全没想到的影响吧。

我觉得这次的《狼群》是军事动作类型片中一次非常好的尝试,它是在探索一种之前并不那么凸显或者说明确的风格。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下,我们也不能在电影里去刻意地渲染血腥和暴力,同时还要放入比较正面的精神气质。那如何去寻找突破口?我觉得题材上的突破是根本的突破。

《狼群》剧照

“动作片更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打磨”

澎湃新闻:跳出电影,我知道你是重庆仔,这次重庆发生的山火有没有关注?特别的,那些骑着摩托上山救火的少年令全国人民感动。在你看来,这座山城带给你日后从事武术运动哪些特质与优势?

张晋:重庆山火发生的时候,我还在隔离。之前上综艺节目《披荆斩棘的哥哥》时,我认识了布瑞吉和GAI这两个兄弟。他们说要为重庆录一首歌打气加油,因为我在隔离,录不了,他们录完了我就帮着转发。这次救援的画面实在太打动人了——重庆是一座码头文化的城市,你听我们的方言里就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视频里那些骑着摩托车的少年,他们在喊“得行”(四川方言,意为可以),“走起”(出发),我真是看得会湿润眼眶,作为重庆人我非常骄傲。

重庆人的身份对我职业生涯的影响就是不服输。生活当中的我,跟我在银幕上的形象反差比较大,跟我在运动场上的反差也比较大,可能是性格比较内向的原因,所以生活当中我比较低调,没有那么张扬。但是上场之后,我觉得自己就是世界第一,如果没有这个心劲的话,就不要去做运动员。

澎湃新闻:《狼群》电影中的中国文化和中国元素也非常多,比如你们这个小队所属的公司名称是“背嵬”,请介绍下背后的文化意涵。

张晋:这个点是导演写的,背嵬军是南宋岳飞统领的一支精锐骑兵部队。岳家军是南宋最勇猛的部队,而“背嵬军”则是精锐中的精锐,有点类似于我们今天的特种部队。我觉得《狼群》是可以对标西方同类影片的,同时我们又是一部中国的类型片,有中国元素在里面就对了。

澎湃新闻:近年来,随着上一代功夫巨星,比如成龙等人的老去,下一代功夫明星在哪里的问题日益摆上桌面。你作为一名成功的中生代动作片演员,对此有何看法?

张晋:首先,我并不认为他们老去了,我到现在还喜欢看成龙大哥的电影,包括丹哥的电影,我都爱看。我觉得未来功夫片的市场依旧存在,关键是我们电影人的胆子要再大一点。我一直认为功夫片、动作片也是要“磨”的,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打磨,动作片除了要有文戏,要有情感线,要讲人物塑造,更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打磨动作场面的拍摄。这可能是现而今一些电影投资人和演员望而却步的,一听一部动作片拍摄周期也要那么长的时间?他们会觉得不理解。

澎湃新闻:所以到现在也只有一部《一代宗师》,在方方面面都能做到特别完满。

张晋:哈哈,不用五年,不用那么久,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要是这么解读,动作片可就更难拍了。


免责声明
    以上文章转载自互联网,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建议,也不代表百科学社赞同其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755934052@qq.com,提供原文链接地址以及资料原创证明,本站将会立即删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通知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